2009年6月28日 星期日

大樹

【本報訊】香港大學中山廣場(俗稱「開心公園」)一棵 40多年樹齡的石栗,抵不過真菌侵蝕,根部發霉發臭,港大昨日忍痛把這棵「開心樹」砍掉,以防大樹塌下傷人。港大學生均大嘆可惜

港大忍痛斬開心樹 2009年06月28日 蘋果日報


----------------------------

我都覺得好可惜。

有約會的時候會在開心公園等人 (係囉,d人咁鍾意遲到!!),會望望人望望樹。陽光穿透樹葉和樹枝間,造成閃爍效果,襯托愉悅感覺。

在難捱的日子,我常常都要坐在開心公園的木櫈,望着大樹,再望向天空。有時純粹做一會深呼吸練習,有時純粹發呆。轉換心情後才離開校園。

沒有了,大樹沒有了。

2009年6月26日 星期五

迷路後記

1) 在山中迷路不是第一次,只係未試過咁大鑊。
2) 十幾年前都試過成隊人走入樹林「開路」,但那時有地圖在手,又有足夠裝備。
3) 不過嗰時入樹林都唔洗爬海邊岩石喎
4) 最最最緊要細個唔識驚!!
5) 在樹林中有慶幸自己上星期已交保費,死又好傷又好都叫有少少保障。
6) 懊惱的是,回家上網才發現,告示禁止行山人士入鎖羅盆村  - 
「由2009年71 日開始」。
7) 阿大再邀約去鎖羅盆,我拒絕了。
8) 我對腳有好多紅點,好似小朋友出水痘。
9) 我想問: 如果向 significant other 呻,得 sig. other 安撫是否奢侈要求?
10) 其實問黎都算多餘,因為雖然遲,但已經有。點解要問呢?

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迷路

話說我們發現有告示指原本的路被封,我們決定走另一段路。

我們沿着小路走,未幾,天空變暗,下雨了。我開始不安,又暗又濕的山路不會好走。我也不敢怠慢,走快了。接著,我們走到去一樹林。不是兩邊許多樹,中間有鋪大石的路的樹林,是要彎着身子,推開樹騰的那種。這一段路程不算太長太苦,因為仍有「路」。當然,我的一身打扮十分誘......蚊蟲

走出獻血之路,我們重見天日(了一會兒)。走在草叢裡,是有我肩膊高的草。在草叢中走的方向愈來愈不對勁。我們在高處看到海的方向,決定要從海邊走。要往海邊,便一定要再次走入樹林。

這一次走入樹林,情況比上一次糟糕。根本是我們在「開路」,我們除了要推開樹騰,偶爾還要捉住樹騰滑落(slide),擦損割傷是免不了。此外,樹林中的墳墓密佈,在昏暗的環境格外恐怖。我已顧不及怕蛇怕過小溪澗跣倒。因此,我們離開樹林時,我的心情是輕快的,我以為已經「雨過天晴」。

在海邊走的確比在樹林走好多了,如果沒有潮漲。起初我還為離開樹林面露歡顏,但是走入第一個紅樹林,踩上濕濕軟軟的泥土,我被提醒要快走。就這樣,離開樹林我們依然趕路。走過不少石灘紅樹林貝殼灘,他們輪流出現。一直走到6時左右,依然如此。所謂好戲在後頭,我們走到無路,要爬石。石的下面就是海! (by the way你們知道我不懂游泳嗎?)溫蒂後來說笑「好似拍mission impossible 3 的海報」!

走(爬)大石路之後,又是一貝殼灘再跟紅樹林。天已漸暗,沿着紅樹林走的話,又要再入樹林。時值18:50,所以溫蒂和阿大作了一個決定 ---


xyzxyzxyzxyzxyz (繼續諗緊好唔好寫,其實聰明的你們大概已猜到「決定」是啥)



最後一嚇: 鹿頸地頭狗數隻!!!!! 隻隻狗都好鬼大隻,到我大腿咁高,吠得又大大聲,仲要走近我們。經過黃昏的折騰,我已經身心疲憊,根本無能力冷靜面對。我完全停住,輕聲地(怕驚動d狗)喊「點算點算」。溫蒂一邊捉住我,半推半拉令我前進,一邊叫我不要怕不要怕。終於,脫離狗的範圍,可我還未回魂,他們趁機和我做 cognitive & behavioural therapy,「嗱,無事架,雖然你好驚,其實係唔需要......」我馬上要求他們停止「stop stop 夠喇!我個心仲跳得好勁,其實未驚完」。

說着說着,終於步上公路。雖然無小巴,但是平平安安走公路的能力還剩少許,一直走一直走,不敢回頭望。

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到效野散步

與其說是行山,倒不如說是「到效野散步」 <-- 原本期望!!

你看咱們打着傘,我還穿上背心短褲拿斜揹袋。


一直愉快的行﹑聊聊天﹑看怪石﹑拍照諸如此類諸如此類。


在士多中途休息,少不了我喜歡的原味可樂!
Bottle for Beverage Use Only
奇怪......為什麼要這麼寫? 驚持有者拿來做武器?

飲這枝可樂時,從另一方向走來一群小弟弟小妹妹 (他們應該是中學生最多大一)。小弟弟小妹妹 坐滿旁邊二桌。而小妹妹們的嬌笑聲和抱怨聲引我多望兩眼。有小妹妹叫苦連天,說不願再行。
奇怪......點解明知行山汗流浹背,係山入面還要化妝?


那時的我,認定小妹妹們在向同行的撒嬌,而我飲可樂之前舒適悠閒的行着,根本就不會想像到我將面對的情況。



這樣的水色令我想起大堡礁的水色。可惜這樣的水前面是粗沙石和垃圾。

我驚訝有那麼多垃圾,他們說垃圾是從內地飄浮過來。

看,垃圾上的字是簡體字。


這幾張垃圾相之後,也沒有再拍甚麼了,因為我們不經不覺走到鎖羅盆村,那兒有告示禁止行山人士入村。我們看了一下豎立的地圖,決定走接近海邊的路往鹿頸。

2009年6月22日 星期一

行山

六月二十日星期六,炎熱,一號風球。我與溫蒂和她的丈夫(阿大)去了行山。

上次新春行大運之後,我數次拒絕溫蒂邀約,因為上次的經歷不大好。我去行山,又唔係走難,急急腳「走」,仲要整損腳,我唔制!!

時光冉冉,終於我忘記腳痛之苦,又悶到飛起,我答應一起行山了。

我和溫蒂再三向計劃路線的阿大強調: 一定要易!!

所以,當他們約我11點在大埔墟火車站出發.......搭車往大尾督食午餐,我一點都不覺得有問題。在環保農莊餐廳用膳至1 點,我們買水出發了。

阿大問我行過八仙嶺未,我答沒有。他指給我看要行的地方。當我抬頭,我看到高高的山,和太陽。因此我(或者溫蒂??) 問有沒有不那麼曬的選擇。於是,阿大決定搭的士去烏蛟騰,預計終點在鹿頸。

預期路線:
烏蛟騰 --> 荔枝窩 --> 鎖羅盆 --> 鹿頸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行山 (前言)

應該會有一段日子不敢再行山。


今次我的行山經歷是很灰很難「過」的,概括的說,就是負面經歷。可是,人家女生是媚在骨子裡,我沒有,我應該是搞笑在骨子裡,無形無息。當我以MSN甚至於面對面講述星期六行山遭遇,她們都禁不住笑。老實說,我不明白為什麼朋友會覺得好笑。我沒有生氣或者不開心,只是很疑惑。疑惑自己為什麼會將負面經歷變成搞笑或者笑話,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我覺得好慘或者好灰友人跟我說 「你好搞笑」 (說到這裡,我不知怎的,想起周星馳)。

寫了一大段,仍然未講到行山發生的事。抱歉,我實在太會東拉西扯。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寫故事

已經很久沒有寫「故事」。我不是沒有再接觸或聽到「故事」,多數是不敢寫 - 怕觸到炸彈﹑怕被算賬。

近日,有兩個「故事」想寫 & 可以寫,但我發現「故事」比照「我喜歡我討厭我想起我吃了我買了...」難寫多了!

以前寫 精神科雨天 -何時消失 + 雨天換晴天 ,我覺得已算是寫得還可以 (self-reference only,即係咁,我會考作文攞 E ,我的"還可以"比一般人的reference算差),卻好像沒有喚起反應,究竟是不是大家都對「故事」沒興趣呢?

不如給一點意見,如果大家都對「故事」沒興趣,我其實不耐煩把接觸或聽到「故事」寫出來。要知道將「故事」加枝加節避炸彈﹑避算賬是挺煩的。

2009年6月16日 星期二

無得去

左思右想之後終於報名參加怪味試吃大會,結果行動太遲,已經額滿了!!
有想過是不是自己過份坦白,事先張揚十分會吐,令人家不好讓麻煩份子參加。
不過又會想,這麼有趣的活動,應該有許多人想參加,額滿一點也不奇~

---------------------------------
其實,當我寄電郵時,我本來好興奮的!
我呢,有預備小小小禮物送主人家。
真是小小小小小禮物 --

M&M's x tranformers 巨型萬字夾

我買零食時發現的,老闆說「買 2 包 M&M's 加$2就可以買一個。」
我站著不肯走,看完又放,又看「老闆...我想買...」。
老闆好好人,我不用買M&M's就可以買10個萬字夾 (我麻麻地鍾意食 M&M's,唔想要 M&M's)。okok 其實老闆未必好人,但我這一年在他店裡所花的錢不少,"關係" 就這樣子建立了。

---------------------------------
Anyway,無得去,M&M's x tranformers 巨型萬字夾都唔會浪費嘅,轉手我就送給同事...........嘅仔女

係囉,其實諗諗吓,份所謂禮物真係幾失禮。不作見面禮,而轉送俾小朋友,或者都是一件好事。

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好想參加這個
似乎很有趣,又不太貴。

一直在想卻沒有行動。

因為
1) 22/6 有個 talk 要講。
2) 我很會吐 。

talk 還罷了,也不知學校會否取消,不想預太多時間準備。又假設肚痛兩天,星期一應該可以上班吧! 所以這「理由」可以不管。

但是,我偶爾放了一些食物入口後,未到食道便會馬上吐出。
算是身體一種 reflex,有時,我估大腦應該未 process 到該食物是甚麼味道,就自然作出反應 - 要吐出來

我這種 reflex 已嚇過同學朋友數次。

那種身體反應是難以控制的,我怕得罪主人家,傷了製食品的人的心就不好了。

煩喔~去不去呀......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一個人旅行

近月一直在想暑假去什麼地方好。有好多地方想去,但是選那些地方的話,要一個人去。
老實說,我已經有此打算,「一個人就一個人吧」!

但是早兩天舊同事聯絡我,問我有沒有時間帶團,又令我猶豫了。

我是不會帶團了。可是,舊同事的邀請,令我想起以往帶團的時光,讓我重新看一些照片...



霧令景像變神秘了....


寧靜的公園

****
總是一個人遇見彩虹 ** ** ** ** 天空很藍,陽光燦爛,還有微風

可以在這沙灘漫步是多麼愉快

看到美景,只想某某也看到。心中想著「如果他在便好了」,吃着玩着看着笑着總是帶有淡淡的遺憾。
再嘗這滋味好嗎?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便衣

平日出學校,我會乖乖的穿上戲服,扮演角色。但是,今天我辦公的地方是包好部。

今早返包好部,早餐的餐飲叫了奶茶。四個字 - 後悔莫及。
當暗地罵自己時,收到 C 的電話,原來他中招了,有學生出事。
包好部當時除了我,還有另一名男同事。我和他分別在電話答 C 的問題,然後掛上電話。

收線不足3秒,男同事跟我說:「如果今日要出學校幫手點算?」
他身上是橫間 t-shirt牛仔褲。
我身上是這款...



當然,今日熱辣辣我不是毛毛球髮飾不會帶冷衫。但係...我帶牛仔褸!!今天的造型和斯文成熟穩重大概差一百幾十倍。救命~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 C 好叻,不用多一個人出學校幫手,不然,我恐怕要執行 plan B - 即時買恤衫西褲。或者扮鵪鶉,扮好驚,要同事出囉...佢話佢出都唔會買衫喎。

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VIIV

昨日俾人inspection完,有驚無險,鬆一口氣。

完了請心姐載埋我到銅鑼灣 (係呀,我好鬼大膽又唔客氣),所以由屯門出發不用一小時就到了。

早到銅鑼灣,我可以有兩個選擇:
1) 返包好部寫report
2) 去世貿打機 。

結果我決定打機,請心姐在利園讓我落車。

心姐: 你幾大呀?! 仲打機! (令我諗起d女仔話男仔打機唔上進; 雖然我真係唔上進)
小星: 咁我壓力大嘛...
心姐: 咁你唔好俾我知
小星: ... (點解唔得呢? 我明明就做哂野,又放咗工)


臨落車
心姐: 唔好去咁夜,聽日要返工架。 (佢知我會參加燭光晚會)
小星: 哦! byebye~ (其實我真係好大個,去夜d都唔緊要...)


不過,我覺得好得意~
有d似媽咪同我嘅對話。

*******************************

每次參加集會遊行時,我都對「香港人」這身份感到驕傲。
大夥總是有秩序的來去,持著忍耐 (熱/焗/迫)。

*******************************
願燭光能慰藉英靈,慰藉難屬。

2009年6月2日 星期二

又創新高

每次去某小學都很忙。
今日也不例外。

賣了一個傳統智慧包,兩個紅包。
與之前開過的小組的學生做簡單問卷調查。
接見 6 個家長。
再用電話與另外 2 個家長聯絡。

學校有安排一小時吃飯時間,我用了90%做另外的私事。
結果午餐在4時許進行,因為有個家長遲了7分鐘,多謝她遲到。

攰到嘔。

不是說笑,回家就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