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09 冬季旅行 (四)

自持有點運氣,我出外是會魯莽冒失。不過,我感到運氣用光了,往後還是別一個人旅行吧!
+++++++++++
暑假的時候,跑到千葉縣的 Mother Farm 。從網上的找到相關資料,覺得這個地方我會喜歡,有體驗的工作坊、摘水果造果醬、有玩的、有花看還有煙火!! 我去了。



去的時候蠻順利,有幾個方法到目的地,有快有慢有平有貴有要轉車也有不要。原本想選貴一點但又快又直接的,可是之前一晚失眠,天亮才睡,醒來已過了上車時間。最後就隨便用一個方法。去到Mother Farm就這邊玩一下,那邊逛,沒有組織。見到有趣就參加,一天由山腳走上山頭再走落走上十多次。這就是朋友說的「一個人旅行的瀟灑」? 地點呀時間呀隨遇而安。可是「瀟灑」過頭,有找方法去,卻沒有找方法回東京都。看完煙火才8點多,竟然無車從山裡到火車站,那一刻是很怕很怕。然後經一番折騰,有一位好心的伯伯讓我坐順風車,把我帶到火車站。幸運~

又如09 冬季旅行 (三)說的,我坐電車也有婆婆介紹玩的地方。另外,買衣物水果藥品通通如意或有店員幫手選好貨。就連最後一晚,自己記錯搭車的時間要用另一些方法也行。由於我記錯時間,原來的方法趕不上尾班車往酒店 (我最後一晚住來機場酒店,接駁的尾班車為11:15pm)。我拖著行李,跳上另一輛電車,我的幸運還未完,電車遇上一對會講英語的夫婦,他們說跟我同一個車站下車,著我跟他們。他們說10:42pm就可到達,叫我別焦急,一路有說有笑,好不歡喜。幸運~

可是我的好運在跟他們說byebye就用完。

去到車站,我問車站職員如何到shuttle bus位置,被「老點」了...職員點了我去一個坐Shuttle bus的站,不過沒有到我住的酒店的shuttle bus。我在等shuttle bus 的途中其實也嘗到多問幾個人,問過見到的警察和空姐,可惜他們只管叫我回電車站。我說我就是從電車站走過來,這樣雞同鴨講。到得後來,我見人就問,終於有一個男人直接帶我到車站 - 原來我坐的shuttle bus在車站的另一個出口。時值11:17pm,沒有了沒有了沒有shuttle bus了。「我應該怎麼辦? 」拖着行李,站在冷風。望向電話亭,想求助。最後還是步向的士站,還好,口袋有錢。我便用2960yen,試搭日本的士10分鐘。看著的士「標」不停跳,心裡跟自己說,是時候再多積福,好運氣用完了。

好運沒有了,我大概不再適合一個旅行吧。

2010年1月26日 星期二

insomania

之前提過表弟和女朋友Y到香港遊玩。我這個閒人也出場一下。
--------------
1 月2 日,表弟與Y白天到海洋公園和山頂,我這個老人家就不做電燈泡,通氣非常。他不聽老人言,到赤柱食魚蛋粉,又走入奇怪茶餐廳食什麼牛治,Y一直撒嬌抱怨吃不到好的。晚上,我約他們9時到蘭桂坊翠華茶餐廳,他們吃得眉開眼笑。

飯後,我們往熱鬧的地方去。他們要我介紹一家入去坐一坐。哈!! 正好解釋「問道於盲」這成語! 我。點。知。邊。間。好。喎!! 結果走進 insomania,因為這家名字好,很好 。(怎麼樣「好」就請自己演繹)

我們去的時候早,分到有枱有凳的角落這種好位置「看風景」。

現場有樂隊表演,多是節奏明快的音樂。歌手唱的我都沒印象。除了電影樂曲,一向沒聽英文歌意向,也沒辦法。表弟和Y就利用時間「咨商」喝酒特色了。
他們解說各地的不同 - 在英國,人們買啤酒站在店外; 在西班牙,人們於一間喝到醉; 美國人則一家一家店的喝。每一處都是男比女多。我也不知是真是假。然後表弟和Y又說台灣的情況,例如女生會發出好人卡 -「你真是個好人!」,男的聽了就該哭喪著臉......

聊天時,終於聽到熟悉的旋律。一聽到這音樂頭就隨音樂搖擺。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很喜歡這首歌。
好SWEET~

2010年1月24日 星期日

草莓奶

在日本試的。
盛惠380yen (or 480??)

********************
我也做一下實驗~


自家做的好處是甜度可以配合自己喜好。

-
和加好多好多好多草莓

剩下的果醬又可以配桂花糕。

以後返學唔使執書包。


2010年1月23日 星期六

就說我看大夥都是差不多「帥」。

黃昏獨個去 i-square 看 The Imaginarium Of Doctor Parnassus (柏納大師奇幻Show)

原來其中一個角色由4人(希夫列特、尊尼特普、哥連法奴及祖狄羅)飾演!!! 我看戲途中,只覺轉過一次人。究竟誰是誰? 實在他們看起來都差不多或是我的視覺分辨能力差太多??

2010年1月22日 星期五

操行分

老師「阿XX呀! 我操行俾C-佢,佢阿媽打電話黎。」
老師「阿媽話影響佢前途,要我俾B-。」
社工「操行分?前途?? 咁佢宜家幾年級?」
老師「三年級。」
老師「阿媽話唔應該因為佢個病影響佢前途。」
社工「咁講都無唔啱嘅...」
老師「咁我嗰班都有幾個攞C-喇。」
社工「咁操行最低係咩?」
老師「Grade D 囉,Grade D唔合格,我俾佢合格。」

---------

附加資料:
1) 斷估「病」係指專注力不足過動症。
2) 社工無份教學生喎。

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

小感想 (工作相關)

固然一山還有一山高; 可也就是說一谷還有一谷底。

無人理總好過俾人搞亂檔。
何況已習慣「無王管」時代。

--------

廠長癈,管唔掂間廠,員工亂黎。
最慘係d客簽咗長約,「正路」捱6年。
個別客受唔住,轉廠。
但係更多客唔識轉,天大地大唔知去邊好。

-------

樹大有枯枝,okok
收人工做花王,有能力就剪咗佢,無能力就隻眼開隻眼閉。

但係成棵枯樹喎,可以點搞?
斬咗棵樹?
yeah~ 時間定咗,排到2012年。
但係哩兩年點呢?

2010年1月17日 星期日

甜點 - 桂花糕

_
做這個實在消磨不了多少時間。

還要費勁想誰可以幫我消滅它。

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鴻福

這個吃飯的地方挺特別。
在小巷中,有間小店。小店在門外又放幾張桌子。
-


店員記性很好,態度卻很差。
食物質素...我不懂說。新鮮囉~

-
我成功用扣針取螺肉。獲得掌聲鼓勵。YEAH~



一桌有一半人是第一次見面的。他們人都很好。但我有點害羞,不太敢亂說話,又被「燒烤」吸引著,所以一直在玩燒烤。

嗯,可能我只顧玩,當食物放入口時,心不在食物,嚐不出甚麼味道。

但是我已經很挑嘴,這不吃那不要,為什麼還是燙到舌頭? :(

就是這個讓我燙到舌頭,我還是適合吃「生」。

2010年1月12日 星期二

好地方

這是一個好地方。



大學天地堂時,我總愛到這兒用膳。份量不大,味道挺好。
然而,最吸引我的卻不是食物!

店外是巴士站是車路,吵。
可一進入店內有悅耳的音樂,氣氛安寧平靜。
店內也有很多類型的二手書,不買也可拿來看。

2010年1月7日 星期四

09 冬季旅行 (三)

友人知道我又去日本,問「你有沒有試過在日本的火車或電車被非禮?」 他說認識的女友人到日本總有這「經驗」。我如實的相告「沒有」,並且很抱歉他認識了異類。(不是希望遭遇非禮,我一向都很安心自己不會有這種不幸 – 因為我也抱歉自己的長相抱歉。)

有看到粉紅色告示嗎?

我在電車倒有「奇遇」。

人人都說日本人的英文不好,但我從機場到市中心的那程電車,竟然有一位婆婆跟我用英文聊天超過二十分鐘! 她跟我說她剛從紐約回來,跟我一樣,只一個人玩。而她丈夫則一人到拉斯維加斯玩,因為她不喜歡賭博,表演又看過了云云。知道我從香港來,她跟我說到過香港5次,最喜歡吃北京填鴨,好好吃又比日本便宜多了。接著她充當旅遊大使,介紹我到市內觀光和購物。她知道我想看燈飾就提議到六本木,又著我到美術館逛,她每次有外地朋友到東京必然與他們去的。她建議我到涉谷買物,那兒的貨品最適合我這種年紀的年青人! 忽然,她問我已工作還是在讀書。我答她已經在工作,見她有點諤然,我補加一句自己的年齡。誇張得很,真的真的!!她都嚇得下巴掉下來了。好好笑~

我另一次電車「奇遇」是在夏天發生的。那次電車頗擠迫,我站在座位附近,忽然我的目光對上一位小男孩,我不肯定是他先跟我笑或是我先跟他笑,反正他突然表演幾款魔術讓我看!!!是那種用小道具的,例如其中一種是小耳變大耳。我們全程沒有說話,只用眼神和面部表情交流。這麼樣大概有十分鐘,然後我就先下車。



好像有這樣一個說法,每個人都有一種磁場,容易吸引到某類人。
我相信這個說法。
(有什麼方法可以改變磁場呢?)

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我同賊仔嘅相同之處

看見同學(&同事)在fb寫遇到的趣事。我想記下來。

「點解你咁耐先嚟架?」
「係呀,我會去唔同地方見小朋友」
「你成日走嚟走去架?」
「係呀。」
「即係好似D賊仔咁啦,D賊仔都係四圍去架喎!」
「......」


我笑得不行,這個小朋友邏輯真好,有前途!
(這是我們工作的bonus,有小朋友「娛樂」我們~)

阿妹知道後,說「我唔知點回應你好....不過職業無分貴賤」

-----------------
我又想起燙頭髮時,髮型師問「你都係做文職架喇?」
我呆了三四秒然後答「係掛...」
髮型師打完場「唔洗擔擔抬抬咪係文職囉」
我不知好歹,又應「但係我都要擔擔抬抬架喎」

2010年1月2日 星期六

1.1.2010

新一年有好開始。

表弟與女朋友從台灣到香港遊玩幾天。我記起他上一次來港時,我也恰巧寂寞。
是不是真有感應,讓他從遠方到來慰寂寥?

中午與同樓聚會,晚間又與宿舍的友伴打邊爐。
活動將時間填滿,閒聊和笑聲將心暖和。

第一天,一切好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