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1日 星期六

教訓

「錯了,就要受惡果。」
我一直一直和自己這樣說。

沒有「如果」,沒有「早知道」。

聽說人生是一場賭博。
聽說大家老了的時候,多為「沒有做的事懊悔」,少為「做了什麼事懊悔」。

自己選擇,共造錯誤,受罰自然是應該的。

耿耿於懷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持續地愚蠢、再次錯誤的相信。
不要美化。

沒有別的,只有抱歉錯了。
只是這樣而已。

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有些歌曾貼過就不分類或再推介了~例如我覺得王菀之的《月亮說》極酸,但貼過就算了。)

我的推薦






嘉雲


同學R

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同學R介紹






雪人介紹


我想到的

道歉啟示

各位Blogger或不小心誤進此處者:

我很抱歉,真是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兒出錯,今天的文章會「自動連結」到幾個我每早都看一次的blog。
好像未經准許,進人家的房子,好糟糕!!
我發現之後已盡力修補及通知blog主,但仍然有可能有電郵地址錯誤或我遺漏了。我在此再一次致歉!

我曾找刪除連結的辦法,但失敗。
暫時找到的方法是

請到「張貼選項」,然後你會看到以下內容:

反向連結
允許
不允許、顯示現有項目
不允許、隱藏現有項目

請選擇「不允許、隱藏現有項目」
-------------

我要再次抱歉,引起各位的麻煩和浪費你們的寶貴時間。

同學R介紹


我即時想到的是...







待加其他...

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即時想到的是...





待續...

是日零零碎

看日劇~染血將軍的凱旋~,一醫生十幾年後還能記得死亡病人的臉容/衣著。我奇怪為什麼人家有這麼好的記性。我只做一陣子(當然我不是醫生),已經忘記客仔名字和樣貌,寫報告只能根據自己寫的簡陋筆記。

---------

跟同事(Inc作曲家)談流行曲。我說作曲家的作品有華麗風,豐富又複雜;用花作比喻則是牡丹。作曲家馬上問我應比照什麼花。我想不出合心意的,嘉雲同學作以馬蹄蘭自喻。
作曲家:「咩係馬蹄蘭? 係咪即係劍蘭咁?」嘉雲同學啞然,我們在旁笑爆

---------

談流行曲,我忽然問「那幾首最酸」。我想,經過長時間相處,同事都明我的怪言怪語。他們馬上回應。作曲家提起《心酸的情歌》,卻馬上說他不喜歡,覺得很土。嘉雲同學則說那是小學聽的一首歌。然後大家又說了幾首歌。

--------

這兩天不如聽聽歌吧~
看那些歌讓人感覺酸、甜、苦、辣。
給一點意見,大家分享一下吧!

2010年7月25日 星期日

加班

我有一個看法: 加班唔型!!!!!
所以我不喜歡加班。

工作總會有突發事件或較忙碌的時段,那樣的幾次加班還可以。要是要不停加班,日日如是,那樣很不型。不型也許不要緊,不健康卻是大事。
身邊有這樣的人,卻不好意思問「工作是否不適合你?」

當然也有些變態老闆,以令員工加班為榮。唉~

---------------
咁呢,我哩個月好唔型呀。
平日要開會,見客咁遲放工可以攞CL,我一向不當「加班」。我講D加班係要攞嘢返屋企做,例如做PPT同寫報告。我手腳唔算快,不過都唔太慢,對自己要求不太高,不會一隻報告對十次或PPT搞華麗畫面飛來飛去......很少做唔切要加班。為了這次夏季旅行,我今月加班次數是一年多兩年的總和。總算有成績,如無炸彈突爆,應該都不用在假期擔心來不及交報告。

然後我又在想,年假多只是好聽「似吸引」,其實同行都有不少人是攞假喺屋企做嘢。晚上和週末本來是休息時間,卻用來工作,不就是蝕假?

2010年7月24日 星期六

無淚



簡單旋律,有趣畫面。

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

是日哈。薯

前文/背景省略。

小星:「李安娜緊係靚喇,佢係Hall花。」
李安娜(笑說):「黐線,唔係呀~」
作曲家:「咁你(小星)係咩? 你係 room花。」

不甘心呀!!!咁樣被作曲家取笑... (sobbing)
但係無嘢好講。真的,我一直住 single room。

作曲家早日去電視台做評判。根據我的日常經驗,我相信D參加者聽完評語應該會好想喊。因為作曲家話佢已經對我特別好,「讚賞我」。如果作曲家要批評人,參加者聽完應該唔止想喊,而想死。

---------

小星「真係有D人會俾 $450 剪頭髮,不過我用coupon,宜家 $150。」
WY「哦」
小星「咁你覺得我之前用$40 剪同宜家 $150,邊個好睇D?」
WY「之前嗰個喇」
小星「吓?!有無搞錯??」
WY「係丫嘛!不過你身痕,由你喇。」

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是日雜感

1) Toy story 3 好正!!!!一句講完。為無去(不能去/不想去)「享受」這套戲的人可惜。
為什麼連「不想去」的人都值得可惜? 因為那些不想去的,多是不能為簡單而快樂。要有意思有意義,才值得高興。這種人生累死喇~ 還有就是一生中感到快樂的次數比較少,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2) Birkenstock 是那門子的健康鞋!!! 我只穿半天,腳底腳面都皮開流血。回家要一拐一拐,好痛呀!!!!!!!!!!!!!

3) 我女的朋友對我比較好,男的總是(好喇...是比較)挑剔我。覺得我多肉呀(嗚嗚...我都不想手手腳腳這麼粗)、要參加變靚D、必瘦站、化點妝等等都是男的。

4) 我跟女友們看劇的喜好還差真多~

5) 我今天還未寫完一隻報告,要死喇! 現在還寫BLOG~
(00:54 終於殺到一隻)

帶團

惡導遊與最低工資鬧的全城熱哄哄。
我想起讀領隊課程時,導師講的一個小故事。
話說領隊的底薪真的很「底線」,靠的是收小費或佣金生活。
這個大家都知道吧!

故事開始
一遊行社進行領隊面試。
問「如果客人一家大小拒絕給小費,你會如何處理?」

你呢?你會點做?








面試者答「我會報警。」

好像有點爆笑,我記得自己都有笑。
導師接著說面試者的解釋。
「我出團之前已經要交一部份錢(回佣)予旅行社,我才可以帶這個團。客人不給小費,不就等於在我銀包打劫?被打劫自然是要報警。」

小時候跟團旅行,看着領隊行行企企,每次旅行完最後一天要交小費都有點不甘願。後來知道他們的人工,分分鐘沒有正掙取最低工資每小時的$33。做領隊,如果負責任,要兼顧的也不少。他們長期離家,在外地又要24小時on call。

我想起,帶英國團時,有家長大概忘記地球不同地方有時差。半夜2、3點打電話給我,問「xx好嗎? 有無每天吃水果?」。有一次另一家長半夜4點打電話給同事問「qq好嗎? 有無每天飲奶?」。
(我當時帶的那種團是日薪制,沒有小費,也沒有回佣。因此我其實並不知道一般旅行團司機、導遊和領隊如何拆賬)

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媽媽VS爸爸

我難以否認自己非常「重女輕男」。
覺得女的比男的受苦受不好的對待,很不甘心!

但我還是要承認,一般來說,媽媽比爸爸「麻煩」。
根據經歷和觀察,母親對子女(真的!!無論對兒子或女兒~)總是較多「控制慾」;以「為你好」之名,肆無忌憚干涉子女的生活。這可能是她們的習慣: 畢竟,一般父親較少照顧子女生活(吃穿等等)、指導學習、安排課外活動等等。小小孩自然「自小被母親控制」。反之,母親對這個「控制權」太習慣,加上以愛之名,永遠不懂放手,不要放手。雖然她們常常曾喊累,喊辛苦,想放手;但是孩子笨、世界差、壞人多、愛你、為你好......永遠令她們指指點點子女生活,甚至生命。


搵工、揀男朋友、娶老婆、買車、買樓甚至於信教,她們都要俾意見。搵工要搵大機構。讀咁多書唔可以做收銀。這邊廂女朋友不是基督教,要分開; 「啊!就算是,她不夠虔誠」!她太高大、她讀書不夠多、她太美、她父母跟我們「不同背景」!!那邊廂男朋友沒有經濟基礎、長的醜、讀書少、不是專業人士。買車唔好買黑色,夜晚駕車更危險。買樓要買近阿媽,得閒可以回家飲湯水云云。我只有聽到媽媽們對子女這樣說,又沒有聽爸爸們這樣說。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新航

人家用錢買時間,我無錢,但有時間(年假)。我用時間買錢。
為了夏季旅行,我打電話給旅行社經紀,告訴她,我七月中出發可以,七月尾出發可以; 八月頭回程可以,八月中回程也可以。什麼時間什麼航空公司也可以,只要便宜便可以!

結果有機會乘坐心儀已久的新航。聽說新航空中服務員都經精挑細選,有特殊面試要求。我相信她們質素超高。

有些期待,有些興奮~

2010年7月11日 星期日

仙劍(三) 插曲

*鄭中基樣子不怎麼樣,嗓子倒是一流。
*沒有時間看仙劍,卻覺得女角都很美,這個世界的美人還真不少。

2010年7月9日 星期五

間諜

我都話我做間諜一流。

早上與一位資深老師(至少在同一校教了十年八年)同乘電梯,你眼望我眼下,老師打破緘默。
老師「近來沒那麼忙吧?」
小星「OK喇,已交了數,之前真的很忙,但這星期只做年終檢討。」
老師「呀! 你是第一年吧,所以較辛苦。」
小星「...我是第二年了,去年我已在這學校做。」
老師「(恍然大悟的樣子)哈哈...是喔是喔。」
小星「(無奈地) 嘿嘿...嘿..嘿。」

停頓30秒

老師「咁點解你今年做講座Supervisor都要仲要黎?」
小星「嘿嘿...老細都要交數..嘿嘿嘿...」

終於電梯門打開,我嗱嗱聲講再見就奪門而出。

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阿拉斯加州長腳蟹

我想哭~

想買好一點的讓家人吃。

結果:
我媽用薑蔥(大量)蒸阿拉斯加州長腳蟹。

與阿v的對話。

小星: muscle pain
v: i don't know how your shoulders can handle those!!!!!
小星: today not use shoulders.
coz ar, i need to move 61 files from one place to another.
i need to pack them into boxes,then move them to another floor
v: I feel so poor when i think that you are such little gal
(即時有鼻酸的感覺! 不知恁地,我腦海浮現,如果我對另一些人說
同一番說話,他/她們的冷漠反應。)

小星: i feel u're so sweet.
i was thinking, how come some ppl are so sweet; some are so cold
v:
Maybe they are not your friends, only friends care


其實,連嬰孩都知道,只能向愛你的人撒嬌。
沒有愛,說的就變成埋怨,變成煩擾。


為什麼不愛是因為煩擾
為什麼煩擾,是因為不愛。

2010年7月6日 星期二

「愛在他鄉」片尾曲

忽然想起10幾年前一套台劇,嗰時雪花電視我都看得津津有味。套劇女主角是鄭裕玲,男角全說不出名。當時呀,邊追劇邊想: 台男可真醜! 另外,每晚看劇,很容易就喜歡片尾曲。很土的歌詞,挺配台劇。

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坦率與發脾氣

友看了我的Twitter跟FB轉貼的短文,和我討論了一陣子「坦率」與「發脾氣」。

「坦率」詞義本來就是正面。「發脾氣」詞義本來就是負面; 討論對與錯的空間不多。

我在意是有不少人不理任意「坦率」的「果」。
我也在意有不少人不想「發脾氣」的「因」。

「坦率」是優點,我知道的。
可不理會別人的感受的坦率算得上是自私吧!「自私」又是不是對呢?
不要以為我已認為「自私」不對,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是明白自私是很正常的事,甚至於是可接受的。然後,我又再想,坦率到不理會他人感受是很正常的事。
為什麼要管他人的感受呢? 人人都應該管好自己的感受。我說你醜我說你胖我說你笨我說你不好我說你無家教,你可以不理,我只是坦率。你不開心你在意是你不夠成熟。要是我說得不對,你何須理會; 我只是開個玩笑。要是我說得對,你不就應該虛心接受去改嗎?

「坦率」自然是對的。
我不管你的感受自然也是對的。我不坦率,不就換我不開心?

-----------
短文那篇,我看了覺得戚戚然,就轉貼了。戚戚然,因為那篇至少「可以令人反省」,點解女人發脾氣或由柔情似水的可人兒變巫婆。

友是一個重是非的人。
認為短文有一個訊息「簡單黎講就係將自己態度唔好既責任推響對方身上」
「我會覺得「發脾氣」係對人唔好既一種表現」
「問題唔響邊個對對方好先果度,而係在於我地根本就唔應該對對方唔好」
「當我地對對方差果陣,我地唔應該反過黎怪責對方」

我也認為「發脾氣」是負面詞,怎麼說也難變「對」; 正如「坦率」是正面詞,就算傷害別人坦率也仍然是對的。與友的分別是,我覺得除了「對vs錯」, 還有「可以接受VS唔可以接受」、「可以理解VS唔可以理解」。

就轉貼那篇的主角來說,他就只覺得「自己命不夠好,找的老婆一個不如一個」。大部份人首先已經無覺得自己「對對方唔好」。他們只看到結果。

其實對對方好,根本是自然發生,總會有一方先開始。對對方好一次兩次三次都OK,我也認同「付出唔係咁計架。我對佢好根本就唔覺得有蝕底,根本就會自然做好多嘢想對方開心。」可是現實是不少人唔珍惜。由於「好」不被珍惜,人自然會洩氣會沮喪,不能「好」下去。那是我看到的 - 「發脾氣」如何合理。

當然,我也明白既然「好」都不被珍惜,對方如何能理解不好的轉變? 又為什麼要接受「不好」?正如友追問 (其實我心虛,覺得被逼問),「我點解要珍惜你呀?」,我回應標準答案「當然,不愛就是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愛也不明白為什麼不愛。問題係唔好因為自己改變咗condition, i.e.不愛,就話對方改變 - 拍拖結婚之前,覺得女的溫柔可人; 拍拖結婚之後,覺得女的變咗。你可以不再喜歡,但不能只說因為「佢變成巫婆」、「老婆越來越懶惰自私,脾氣也一天比一天暴躁」。

-----------------------------
(免責聲明: 以上內容不代表本人經歷。 真的!!! 例如作曲家只是說我要變靚d公司的服務,真的沒有指着我說我醜; WY也沒有指着我說我肥,只說我重得令車子出狀況 XD 我又未嫁,當然不是投訴老公喇~)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7.1

進入維多利亞公園,看到一個很突兀的情況。左邊球場是社民連,右邊球場是民主黨。這已是令人傷感的情形,7.1遊行的目的各組織可能略有不同,但我認為政黨都是以爭取普選為首要要求。為什麼這樣「楚河漢界」? 罷了罷了,各有各做也是尋常。

根據去年的經驗,我知道早點進入球場只是會曬得變人乾。我就站在場邊。未幾,大會宣佈民主黨跟隨法輪功出發。我心想「唔係呀嘛?」我當時的理解是: 1. 跟法輪功 2.跟民主黨 3. 跟社民連。權衡3個組織,我決定跟民主黨行。

首先,我行近民主黨,耳邊同時響起台上的呼籲,要求其他人士不要包圍民主黨,不要阻礙遊行前進。我心想(因為自己一個人行,無人可討論)「唔係講緊我同旁邊d人掛...?」後來看報導才知前方發生這麼有趣的事 - (應該)支持爭取普選的人迫/圍 民主黨遊行隊伍。這發現加強了我之後的感受 - 七一已變質。

民主黨遊行隊伍終於順利出維多利亞公園。我旁邊原來都是靜靜行的人,可是一走到聖保祿學校附近突然有幾個中學生模樣的小子拿着揚聲器大喊口號又吹那個響得耳聾的魔鬼喇叭。那些口號不外乎是民主黨出賣港人,劉慧卿如何如何....還有就是指民主黨欺騙選民。香港可愛之處是你如何叫喊都可以,你有你看法我有我的。你認為道不同不一起行亦可,為什麼要混進人家的隊伍叫囂? 再者,七一遊行是為了什麼? 難道變成批鬥民主黨?如果不是為了爭取普選為了表達對政府施政不滿,那值得在大熱天時走出來遊行。我反了數十次白眼,瞪了他們幾次,心很煩躁。不停打電話給可傾訴人士i.e.同「訴苦」,大大聲話俾學聽「旁邊D小朋友無恥!! 混入民主黨,喊着社民連狙擊叫罵民主黨的口號,好似紅衛兵,佢哋知唔知點解有七一,為咩行七一??我唔想佢哋企0係身邊」,其實我已經是大嗌了。老實說,我是不敢撩起衝突,不敢質問那幾個小朋友七一遊行是為了什麼? 我只敢做一些小動作,大大聲講電話,俾說話身邊d遊行人士聽。電話旁邊的同學安撫我,我一再重覆「我唔想嗰班自以為自己係民主代表,諗住走過黎搶民主黨選票嘅人0係旁邊。我唔想行埋一堆。」好神奇,小朋友停了兩分鐘叫喊 (可能要休息...),又馬上有人讓位俾我行前些少避開這群小朋友。

繼續行固然有更多不同年齡的人將民主黨成為箭靶,愈行愈氣餒。我不屬於任何政黨,我也明白泛民有分歧。可是今天是七一,是應該目標一致的大日子。如果七一不是以往的七一,我為了甚麼山長水遠走出來。第二位同學覆了我電話,我又訴說一篇經歷。他叫我離隊罷了,告訴我司徒華出席七一遊行,除了被人指罵外,也被人擲陰司紙。我的心涼了一大截!!! 這樣的香港這樣的民主這樣的七一,這樣的使人失望。

明年,我不要參加遊行的原因是七一已變質。但矛盾是,我希望現在的我錯了,我可以在未來的一年說服自己繼續參加七一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