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1日 星期六

教訓

「錯了,就要受惡果。」
我一直一直和自己這樣說。

沒有「如果」,沒有「早知道」。

聽說人生是一場賭博。
聽說大家老了的時候,多為「沒有做的事懊悔」,少為「做了什麼事懊悔」。

自己選擇,共造錯誤,受罰自然是應該的。

耿耿於懷的原因只是因為自己持續地愚蠢、再次錯誤的相信。
不要美化。

沒有別的,只有抱歉錯了。
只是這樣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