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作病一星期又病了一星期,只是尋常的發燒感冒然後鼻水鼻塞狂咳。嗯,應該是接近狂咳,至少今次未要坐著睡。

年結已說過,「 知道生病和疲憊的時候,更易落淚,然後更討厭軟弱的自己。」
果然,我還是了解自己的。

羨慕人家同樣發燒感冒有一星期病假。我得一天病假還是要爬出去開會。
我知世界不會沒有誰就不行。可是,會有些麻煩。麻煩,會招致怨懟。

昨晚又來次 Weekend Fever, literally。
同時又接兩間廠的電話,找我,當然是工作!
一間還要我晚上或今早交貨,好讓他們先今天「看看」我為下星期四準備的講座內容,是否與他們期望的一致,再新附加一些「我們想要xyz」。我沒有拒絕,只是一邊落淚一邊打ppt。豪氣的說,那些附加的xyz,我不消片刻就已有念頭,只用了一個半小時就完成了。可是,我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心很miserable,為什麼人病我又病,人休息我卻要加班工作?

唉,都不知在這兒發牢騷幹什麼?要是有人跟我說,「大人是這樣的」、「工作當然是這樣」等等,我一定找狂。

2 則留言:

Ebenezer 提到...

有一星期病假?乜香港仲有d咁好嘅工打嘅咩?

小星 提到...

3日又3日咁囉...其實病一個星期一d都唔奇,我都已經咳成個星期喇~
其實醫生都最主要「聽」診,你話唔舒服,佢都要俾你休息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