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8日 星期四

早日燙髮了。

是這樣的,我原本只是想簡單剪髮,就是修髮腳、修薄,$89。
結果燙髮,共花了$389。

----------
晚上回家,媽咪沒有問我燙髮價錢,我已覺得很奇。

第二天早上我在洗手間鏡架放一支gel,告訴媽咪它的用處。
她說「吓? 你電髮了?」

----------
上班,同事都有發現我剪了頭髮。

小隊隊長問「你自己剪架?」

2011年4月25日 星期一

X-Japan: Forever Love


-----------------
網上找的歌詞譯本,也不知準確否。

已經不能再獨自行走了
時間的風實在太強勁了
Ah 受傷這一回事
理應已習慣了的 但是此刻卻...
Ah 就這樣地緊抱著
這仍未枯乾的心
若然在這不斷變化的時代
有永恆不變的愛的話
Will you hold my heart
把淚忍住
已經盡的 All my heart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只有把這許多許多的思念
激烈地 小心地 埋葬在光陰內
Oh Tell my why 

All I see is blue in my heart 
Will you stay with me
直至風吹過
又再湧出來 All my tears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即使您此際在我身邊
在黎明時緊抱著那仍在震的心
Oh Stay with me

Ah 要是一切都能結束就好了
在這沒有終結的晚上
Ah 我失去了的東西
並沒有什麼 只是您而已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即使您此際在我身邊
在黎明時緊抱著那仍在震的心
Ah Will you stay with me

直至風吹過
無論誰在您的身旁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已經不能再走了
Oh Tell me why Oh Tell me true
告訴我生存的意義吧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在那湧出來的淚水中
直至那閃耀著的季節永遠地改變
Forever Love

2011年4月24日 星期日

是日下午茶: 芝士豬扒

雖然好好味,但整這個實在很花工夫,不符我玩食物風格。
我醃肉都一晚,又要用牙籤協助包芝士,又要上蕃薯粉,用慢火半煎炸。
最後還要找帶酸生果襯托,一來減膩的感覺,二來靚D。
(不過媽咪好開心我又消滅咗D生果)


我懷疑未熟,但係媽咪話急凍肉煮完係咁嘅色。
我信媽咪,食咗。外層薄脆,肉多汁又好味。

今晚睇吓會唔會肚痛囉。



醃肉: 橄欖油+米酒+醬油+大量黑胡椒粉+少少鹽+少少蒜粒
芝士:mozzarella

-------
晚餐

需要

今早看見這段新聞:

公院護士荒  1對 10病人
2011年04月24日
護士斥強行接收病人留院
另一名公院內科護士陳小姐表示,院方漠視人手不足,強行接收病人留院,「家我哋工作,對病人嚟講係做得到,但係做得唔好。」

咁但係醫生應該不會收「沒有需要入院的病人」入院。如果因為人手不足而將有需要入院的人拒諸門外咪更離譜? (我知我知,所謂需要,最終都可以排次序或畫高條cut-off...)

唉,想起日劇《急救病棟24小時 - 4》。

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經驗

與小學老師開會, 討論支援學生W和C。

小星:「老師願意鼓勵和讚賞,好好呀~學生都....」
老師:「得得得,你唔洗再Reinforce我。你唔好再講!」
小星:「啊!既然鼓勵和讚賞對C有效,我只是想不如對W也試試這樣做吧!」
老師不願意,表示W乃"邪惡軸心"; 雖然W近來稍有改善。

--------------
小星: 「可以嘗試把工作細分, 待學生完成一項工作, 才給予另一項。」
老師不願意,表示這樣做有困難。

老師: 「你未教過書你唔知做唔到......」
小星: 「嗯,我只係教過中學。」
老師語塞。

小星: 「現在我就這樣建議,亦會寫入紀錄。」


盡是不不不的回應我。
當我是軟柿子嗎?
啍! 就算我看起來是個死靚妹,我笑瞇瞇的,也不代表你可以不尊重我。

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原本

其實我本來是要跟着這個畫,畫一處我希望要去的地方,
很想很想親身看那片藍那片紫,
然後回頭跟某人(我也想知那是誰~)

「嘩!! 真是美!!!美得如夢如幻~」


嗯,結果力有不逮.......變成你們之前看到的畫。

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藍。花

Someone likes blue
and flowers

version 1
version 2

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賣點

友誼小姐在我家附近工作,今午找吃飯。

小星「不介意沒得點菜,不如就上來我家吃吧。」

我倆過了一個悠閒下午,聊工作聊電影聊男女。

電話響起,友誼小姐與對方說她在友人(即係我呀!!!)家吃午飯。
友誼小姐告訴我,她的友驚訝臨時臨急我都可以變一餐。

小星「是的,你不挑的話,當然隨時都有食物可以供應。」
友誼小姐「這個真是一個大賣點。」
小星「我又不是應徵做廚師。」

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公仔

其實我喜歡這個西瓜頭皮公仔
但係無人"LIKE"喎 :( 
我心有不甘!!!
所以再貼在這兒draw attention~
獅子頭和鼻涕蟲先生倒挺受歡迎。
果然行性感路線較矚目 :p



2011年4月11日 星期一

minimum

A work partner asks me if I am a perfectionist.
I say 'nonono. I have been doing and aiming the minimum.'
But ppl are telling me my minimum is not the minimum......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炸雞

早日哲弟幫我從台灣買來蕃薯粉,這星期就做炸雞~
 



無骨雞脾肉用米酒鹽糖醬油薑片蒜粒少許麻油腌一晚。炸雞前用蕃薯粉裹一下。
我其實要也不算「炸」東西,始終自己固然不愛油油的食物,家裡煮也要省油。鑊裡放點油,煎一下就變下面那個。


我有把腌肉的材料加一點蕃薯粉,煮汁。又有一小碟芥末鹽。
我覺得吃飯時配汁比較好。當小吃,就醮芥末鹽好。

是的,有大有小。
實驗證明,比手指頭稍大的最好吃。下次再做把雞剪成那種size。噢,是的!我不大懂用刀,用食物剪刀就搞定了。


最後,我媽說她不能吃這個品牌的蕃薯粉,叫我賣喎......
章俊源-台灣蕃薯粉400g,一包hk$25。
有興趣就跟我說。

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隨想

幾位友人都著我看《偷聽男人心 》,明白更多更好云云。其實我興趣甚低。


我傾向認為「有足夠的愛」就什麼都不是問題。
坊間的說法什麼長髮呀溫柔呀獨立呀煮飯呀.....算罷喇!

如果很喜歡 ~
短髮很可愛; 長髮很斯文。
出錯,一邊笑笨一邊收拾殘局
期待電話是依戀
問問題是關心

如果不喜歡 ~
搞什麼也是醜
出錯是死蠢
期待電話是監控
問問題是煩住哂


不過我是聽話的好孩子,會看《偷聽男人心 》喇~
-------

未看《偷聽男人心 》卻已經看了人家的感想和評論。然後我也有一點想說......

燒烤

神經病~
去燒烤不是為了「玩燒烤」幹嗎那麼麻煩?!
香港什麼餐廳都有,只為了吃,去餐廳就好了。
真會為了人家幫你燒烤感動?

我最愛玩食物,根據我過往的經驗,我跟人家說「我幫你燒」肯定被拒絕和被罵的次數比接受欣賞的多。

換燈泡

換燈泡是否很「叻」? 說實話,不是。
但我真認為女性是會因為男子幫手換燈泡而感恩。

我大時大節未必想男朋友在身邊或想有男朋友。但
燈泡壞了例必有這些想法!

大部分人本來就怕黑。
謗張的說,沒有發亮的燈泡等於在恐懼中。現在有人「拯救」你,是否很值得感恩?
可能男生真的不明白「換燈泡」的重要性。
是的,連小星都會換燈泡,相信沒有什麼人不懂。
不過懂得換和輕易地換是兩碼子事!
我以前居住在唐樓,樓底特高,用的是一條長長的光管。
以往我每次換燈泡,總會想「唉,原來男朋友真是有用處的」!!
信我,我有跟其他女友討論,我不是唯一有這種想法的女子。
我的高度160cm屬一般吧? 我以往換光管是玩雜技似的,我要把椅子放在桌上,再爬上去,才能成功換到光管。

當然用錢是可以解決問題的!
後來我搬家,到一大型屋苑,新屋固然樓底較底低,付出管理費,屋苑有專門人員協助。解決問題可以用人可以用錢。當然,我還是覺得「找錢」比較易
…..

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哲。吃

折騰到半夜,自己吃不下,也還是回家煮一點宵夜給哲弟和他女朋友J吃。肚子餓很難睡得好。(當然也不能太飽讓胃不舒服)

我在冰箱找一包叮叮珍珠雞,先有一點東西下肚。讓他開一支紅酒,我去煮米粉又再隨便叮多一包照燒雞串,連解凍都免了。
前後15分鐘 :)
碗當然不是我洗,我最怕「濕手」。
--------

早上大家都睡得晚,我11點多起床,他們還未。未幾J起床,我問她要不要吃早餐,她說要,我就到廚房打量一下... 我家已經沒有叮叮食品了!~ 我一向不大喜歡罐頭和叮叮食物,只會買一點看門口。
然後!!! 我看到不喜歡的長通心粉!!! (不喜歡又在我家廚房?! 當然是因為特價,媽媽認為長通心粉 = 我喜歡的腰果形通心粉,就買給我)。 我馬上就決定煮。長。通。心。粉。才剛放一點長通心粉,連阿哲都起床。我好高興,因為他一幫忙吃,已經能消滅半包長通心粉。

放點鹽放點油煮長通心粉,找了蒜頭切碎,加XO醬。長通心粉煮好就拌勻。
雪櫃有好味醉蝦 (好味又不吃?! 因為剝蝦殼麻煩嘛...),不用煮,放碟上。然後再找了一點小池魚和蟹柳,浸熟就讓他們配通粉。 看他們吃得愉快,我就想到冰箱找可樂~ 結果卻沒有喝。

因為J跑過來跟我說阿哲習慣中午喝湯,她要煮一點蛋花湯。我望了她三秒就說「沒關係,你先出去,馬上好。」

蛋花湯是吧? 連上網看怎麼做都沒時間! 沒關係~ 蛋花湯...不就是蛋花+湯。
我煲水,水滾加味啉和味噌。要關火之前就把拌好的蛋汁,一邊加進湯裡一邊拌。我自己試了一點,覺得味道挺好,蛋也嫩呀~

讓他們喝的時候,我說「還好吧? 我真聰明,這是我第一次煮哦。」
哲「第一次煮是吧! 看得出來~ 蛋花散得不自然。」

可惡!!!
我馬上把他痛扁得不自然!!

入屋盜竊

昨晚本來歡欣的跟哲弟和他女朋友到蘭桂坊看風景。年青遊客嘛...
巴士駛到上環,接到媽咪的電話 - 我娘家被入屋盜竊。
馬上跳下車,越過二條高速行車線,在港鐵站外打的回家。

人無事,錢財損失就當擋災。

話是這麼說...
被偷了爸爸剩下的人民幣,有難過耶。


這種經歷讓人心理不舒服,人更沒有安全感。

2011年4月1日 星期五

不公平

不敢說關心時事,但我從小都有看報紙習慣。我會知道社會是有不公平的情況。

坦白說,從未想到自己會身受其害。當官僚、架構凌架公平和合理,的確氣憤。因為官方自己製造的怪物要壽終正寢,就隨便處理牽涉的人。因為官方過去沒有提供相關服務,那種服務便不是服務,不被認可。

當本行的前輩自侮不如隔離班有相類培訓的他們,我很是氣結。是的,我們不完全是同工種。可是那不是他們工作有危險、他們要做更多。我們知道的、我們做的他們也一樣不懂。不是因為我們方便「顧客」,送上門就是廉宜或低等的。

同學FB增我們一曲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

我送這首



我本想跟你淡然退 無奈此去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