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啫喱

玫瑰啫喱



梅酒桂花啫喱
其實本來只打算做一款,但是,有人滴酒不沾!!!
唯有加一款口味。

迷路

有日,我一個人走著走著,看到小孩嚎哭,應該是迷路了。

然後,我忽然想到,迷路該怎麼辦?

如果兩個人一起走,是很大機會發生路途中一個跟不上另一個,或者走了另一條路。迷路抑或迷失,理想是一個停在原點,另一個找。可是,誰能保證不會兩個都搶了「找」的位置; 誰能保證原本停在原點的,久等下不會走?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金錢

昨晚,一次過寫半年管理費的支票(其實計埋今個月,應該寫了七張),好似罰抄。
交了保險費、交了電費、 交了上網費、交了卡數、交了家用和收了股息(即是要跑一轉銀行投入票箱)。



好煩。


我有時在想,我已經不用擔心戶口無錢(暫時收支仍是正數),但是要處理金錢仍是煩。
如果生活拮据,要數量一分一毫,難怪總是抱怨。

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快樂時光

我和你,在一起。吃青口、吃牛扒、吃薯條和喝啤酒。






親愛的V, 生日特別快樂~

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燒乳豬

紅雨天,去了白石燒烤。


OK, I'm sorry~
物傷其類。


但是真的非常美味呢!!!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讚賞

早日收到一合作伙伴Z的來電話。她是我今年才接手的廠的員工。
Z興高采烈地告訴我未來仍然是包好部負責這一間廠。
我「哦。」
Z「那麼明年會是你來嗎?」
我「一定不會。」
Z「噢...」
我「我其實已經說過,是你們跟我部門的合約完,是你們轉,不是我轉。現在將由新部門接你們的服務。」
Z「咁第時是否由你再負責?」
我「就算我要轉部門都要重新申請,要寫求職信見工,不一定請的。」
Z「你咁好(下刪五六句,都只是讚一下這個讚一下那個),實請你喇。」
我「也不一定。」
Z「有沒有地方可以反映?」
我「吓? 其實年年我們都與廠做年檢。」
Z「真的嗎? 那我寫中!文可以嗎?」
我「可以可以。」
Z「咁我們有緣要再合作喎!」


其實每個員工都應該有間這樣熱烈回應的廠,令自己可以開心一下。

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掩口費

早日與友人(一男一女 )夜宵。
他們帶我到常光顧的大排檔。
他們說,由於收工後常光顧,連賣啤酒的阿姐都認得他們了!


我們坐下來後,女友要去洗手間,著我們點菜和點啤酒。

啤酒阿姐猶疑地往我們桌落order。
友「兩支青島,唔該。」

未幾,女友從洗手間回來。啤酒阿姐也恰巧笑笑口,放低兩支青島。

啤酒阿姐向女友說「還好看見你,我剛剛還在擔心...」
女友「吓?」
啤酒阿姐「咁平時黎開嘅係短頭髮,點解今次帶咗個長頭髮呢? 我啱啱都仲諗緊『死喇! 好唔好講出黎』然後就見到你,哈哈。」

整桌大笑。

啤酒阿姐「今次剩係收啤酒錢,唔使收掩口費喇~」

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辦公室笑聲

昨天,終於終於都可以返包好部。

回到辦公室,見到同學R和作曲家。未幾,小隊隊長和靚女S也回來了。

如常,在包好部的時間,我需要Warm-up(食早餐、睇報紙、聊天)才可以打開文件。

聊天....

我哀怨地說起「好慘好慘,媽咪話我醜樣呀....」
同學R如常的撐場,我忽然轉頭問正在專心工作的作曲家「你媽咪又無話你醜樣?」
作曲家搖頭「沒有」。我又一次哀哀地說「呀呀呀... 我媽咪話我醜樣!~」

突然,作曲家說破天驚的說了一句。
他淡淡然道「你媽咪係咪D好誠實嘅人...」

嘩嘩嘩嘩嘩嘩~~~~

我和同學R即時失控的大笑,笑到不能控制聲量。(原本我們小聲小聲的,因為小隊隊長和S正在商談正經事) 當然,我笑之餘,也加入悲嗚怪叫。然後...繼續大笑。
救命,有這種老實的人嗎?

小隊隊長和S都望向我們,同學R跟他們說聲對不起,卻不能忍住繼續笑,我亦笑得滿面通紅。引起小隊隊長和S的好奇心,我們於是重演一次。

-----------------------
下午,小隊隊長和我們分享一個案,大家商量應如何處理。那是一個有社交困難的小孩,在校被欺負,卻連一絲絲反應都沒有。

小隊隊長「例如他被同學用鉛筆篤,也沒有反應。」
我說「也不出奇,我也沒有反應哦。」
同學R即時嘗試用鉛筆篤我,我自然反應自是縮!! 同學R於是說「你看,你縮開了。」
我反駁「我是指,遇到欺凌也沒有反應啊! 你說,作曲家是不是一直在欺負我~ 就好似用鉛筆篤我...」
我話未說完,作曲家已道「吓?才只是用鉛筆篤? 我以為已經用刀割了。」

大夥又笑得不行。

2011年5月12日 星期四

啤酒

第唔知幾次介紹我最愛的啤酒~
聽說這個是修士做的啤酒(??)
我只喝了一口 — 咦!?? 醬油味來的

2011年5月10日 星期二

白花油

星期日與友到到大水坑踩單車。我穿了藍短褲。途經單車公園前,是一條兩旁都有草叢的小路。

我被蚊子咬腫了腳。
是真的腫起來!!!!

起初,我跟友說的時候。他隨便一望「嘩! 北斗七星。」
我讓他看清楚些,大喊「什麼?! 才北斗七星? 是宇宙了好不好! 」
OK, 宇宙是我誇張了,其實只是好似銀河系的星星數量囉。
: ( 我皮膚敏感,平常輕輕一擦已令我又紅又腫,那些黑點型蚊子,密集式的攻擊,自然是腫得嚇人。

同行者有未學識踩單車,我們在單車公園等了一會,我雖然覺得無可能在公園裡的小店買到無比滴或白花油,本着無甚損失的情況下,我還是去問了。



我可憐兮兮的展示患處,問「有沒有無比滴或白花油賣?」小店的老闆娘說「哎呀! 怎麼咬的這麼厲害! 」她竟送我還剩下1/5支的白花油。我好感動!!!! 我當然萬謝~ 又跟她說「我可以照付款的。」她不肯收費。由於不好意思,我用完之後,還給她。她好好人哦「不用了,我家還有。」很感動~~~~~

在她來說,這只是一件小事,我卻感受到那種親切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