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花花和小熊

放工後,跟友到一商業大廈畫杯/碟。
因為覺得杯比較實用,可以放在廠,
雖然知道畫杯較難,還是選畫杯。
可惜,我的畫功實在太差。
儘管盡力了,卻... 就是你見到的。

把它留在家,免得人家問是哪一位客仔畫的送的,
以為我收賄賂。


(我的客仔多是初小學生)

2011年10月25日 星期二

War Game


我知我好OUT,好像十年八年前已有人邀我去玩,倒不知為什麼至前幾天才第一次玩。不用$200就玩4小時,挺划得來的活動。

還好, 玩室內。我好怕曬,汗流浹背就還是罷了!!

一如我對自己的理解,我一向視覺空間感極弱,通常射不中目標。既然清楚了解自己笨手笨腳,也沒有什麼不好受,打擊自信什麼的。

反而,我玩了三數回合,已有一強烈感想: 以後若我在學校捉到學生帶可以射BB彈的槍我一定嚴懲!!! 我一向都覺得帶小玩具小說漫畫返學OK,可BB彈槍以後一定不准! 太有傷害力了!

我次次都只是遠距離被射中,可還是很痛很痛很痛很痛! !!

我身上(最主要手腳)都是一朵朵花,就是中彈的位置有一紅點,紅點旁倒是白色構成一圓形,圓形外圍是紫紅色。


如果在學校的小朋友玩這個,恐怕不只花花上身。

2011年10月22日 星期六

死。證明

我覺得自己正經歷一件十分荒誕的事。
父住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超過五年。

最近,我卻又要「證明」我父親已在內地死了。
但是,費了好大的勁,還不成。

台灣要大陸法院直接發公證書,或,香港政府發證明。
香港政府說「我知道他已死,我們已註銷其身份證」
然後有職員教我媽下戴文件XXX號 。確實編號我已經記不起,因為找了入境處三次,三次填不同的表。最新發展是有人跟我媽說,「你寄一份書面證明取消之前的申請,再填X這份文件,然後我會寄回覆說我們不能辦到。」

天!!!!
還有更荒謬的嗎?

我問我媽為什麼還要寄,這不是連郵費的蝕了?
她竟然答我郵費是香港政府自己蝕。坦白說,我不明白,也不打算追問,反正我還是要繼續處理! 只是我想像不到要證明一個人死,是這麼困難。





時興正面? 將苦惱的事化作正面教育?
這麼我會說這個故事教訓我們人死,要馬上註銷他在地球所有戶口/戶籍,將所有資產轉名和將錢過入自己戶口。

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蟹粉雲吞

是日遊戲: 包蟹粉雲吞。

統共三款:
1號: 蟹粉豬肉雲吞
2號: 蟹粉青瓜雲吞
3號: 蟹粉青瓜豬肉雲吞

皮是買現成的。
豬肉是人家絞碎的。
自家製蟹粉當然會重手D~

青瓜刨杍刨皮切細細細粒, 加鹽令佢出水, 等一陣先可以用。
豬肉加醬油糖鹽米酒蕃薯粉薑未蒜未少少油醃。
(後來有蛋黃, 順手加落去)

因為主角是蟹粉,我所謂調味只是意思意思。
蒜頭也是用之前浸的醋蒜頭,以免味道太強。




最難係「包雲吞」,媽咪話我包得肉酸, 差不多逐隻逐隻幫我拆開包過。



明明我有包d帆船呀花呀元寶呀信封呀咁 :(
最後都無哂.......

大家都話好味,我當然高興。

但是最最最高興是這個小人兒也吃得歡喜   =]

問他好不好吃,他會很用力很用力的點頭!
他呀,吃了兩個雲吞呢~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成隆行蟹粉

知道WY會到上海探朋友,拜託他到成隆行蟹王府買蟹粉和蟹膏(禿黃油)。
蟹膏未有貨,WY爽性將蟹粉自動x2。


是晚收貨。
WY問:「香港無得買咩?」
我「有掛,我唔知。上海嗰D好D~」
螢光綠圈著的字:
香港成隆行監制

回家細看,方知WY問的原因。
香港店: 香港永樂街120號地下
上海店: 成隆行蟹王府黄浦區九江路216
號B

香港的成隆行在上環,WY的家也在上環;
但我叫他去上海抬兩瓶要冷藏的東東........

2011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奇景

廠今午有一奇景!


地下其中一個班房的一張張小桌面放滿功課簿和工作紙。
更準確的說,是放滿的功課簿和工作紙。

---------------------------------------------
新界西今午下雨,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因為呢,有一個小男孩想去廁所,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因為呢,有個課後功輔班老師讓一個小男孩去廁所,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因為呢,那個小男孩途經二樓空無一人的課室,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因為呢,空無一人的課室裡有一些功課簿和工作紙,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因為呢,小男孩拿起功課簿和工作紙,
在雨天來個仙女散花
(將功課簿呀工作紙呀全拋出窗外)
所以功課簿和工作紙就都濕了。

---------------------------------------
功課簿和工作紙既然濕了,就要曬乾啦~
奇景就是這樣來的。

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飲嘢

前些日子,「參觀」了何謂一群人到酒吧「飲嘢」。

事後,女友問我:「昨晚會否悶親你呀?」

嗯,還好。
當我的心態是一個「遊客」,可以靜靜觀賞也不會覺得難受。
覺得自己是遊客,因為那些人物和他們的對白根本不是我日常會接觸的。
 
十分無聊。

我覺得無聊是絕對沒有問題,如果有趣、如果笑得出,無聊很好。
當然,我要認衰。我既是在座一份子,都是有份共同制造這種「無聊無聊」。更甚,我接近一聲不響,大概是悶中之悶。

其實,將門檻降低再降低,都有一兩件趣事。
話說有人跟他的友說「希望找個不煙不酒的女友」。
但是,那人一整晚的紅酒和煙卻不間斷。真正表演何謂 Double standard。

又例如有人說「想搵d有深度嘅,要睇尼采同叔本華。」我有努力控制自己不失笑。
我以為一般小六學生已經識足夠的字看書,看書不等於有深度。近來不是有報導指有些小朋友一年閱讀一千幾百本書? 難道那就是深度?? 所謂深度,應該是思考方式吧! 如果一個看了白雪公主有思考有反省,比起只是「看」一千幾百本書,我以為更有深度。

奈何我又被問是否會看尼采同叔本華,我唯有誠實的答我讀書少唔識字。

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中。當值。優良傳統

今天我貪得意計吓數。原來我今年要 cover 4500個客仔 (未計廠員)。
成日都話 touch wood touch wood!!!
其實咁嘅人數 (諗諗下,舊年原來超過5000),中招係好大機會,做咗幾年仍然係「善良之槍」嗰d, 先應該買六合彩。
當然「善良之槍」人人都可以有不同定義。
我自己就覺得,落過海就濕身,做花瓶都係做。就算唔係主打,你都叫做開過槍。

--------------------
google calendar 提醒我今日要「當值」。
「當值」意思是如果有同事中招,當值人員要幫手撐傘。

昨日雖然只是仍然喉嚨痛,也跑去看醫生,狠心吃消炎藥,因為今日要身體健康。
今早,穿上素色衫,默念阿彌陀佛無事無事。

我上半年總供要當值9次。
又加一項自己覺得中咗如中六合彩的「當值」,即管睇吓會唔會要買六合彩。

--------------------
我們的小隊真有優良傳統。
想當年我們新入職,舊同事總一力承擔額外工作或者有難哽嘅哽大份。

我看着當更日數比「新人」多,我是「哦」。
然後,嗯,是苦笑的。
不是不願意擔多一點,我自己怕開會「討論」煩,都自己舉手應了做安全網1

我只是苦笑,為什麼一不小心就變成小隊年資最久的幾位之一.........
救命!!!!!


註1: 安全網是假設有人中招咁啱當日又係佢當值我就要上

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