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0日 星期六

李紫昕向李醫生「指教」




好欣賞李醫生!!!!

我笑到暈呀呀呀呀呀


To be fair, 哩次係「真人騷」。

不過李醫生真係好修養~

我唔敢話天文台唔專業,我都覺琴晚D風勁D,今早起床再無 vee-vee 聲。

我只係奇怪,奇怪d風黎親香港d時間都咁「靚」。


夜晚到,清晨走。
或者公眾假期先黎!!


2012年6月24日 星期日

一樣

「孩子在母親眼中永遠一樣」,這句我本來不大有感覺,直到今天。

左邊照片是約兩個月前拍攝(所以其實早兩天頭髮是更長的)
右邊為昨天剛剪髮後拍攝的。









今天,我同媽咪出街食 tea,媽咪問:「你係咪剪咗頭髮?」
佢唔係想搵話題而係
佢緊疑問架喎!

最奇妙係佢琴晚見到我。今朝都同我食早餐,又見到我!!! 而佢完。全。唔。覺
直到我們在餐廳再見面
媽咪先「懷疑」。













真係咁唔明顯?
枉我見到朋友們熱烈地 like新造型,開心了一下子。

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新電話

舊手提電話已變成固網電話,即是電池只能用上一個小時左右,要長期插線駁電源。再加上打字成日錯 (感應問題),我決定買新電話。


買了新電話,想幫佢買件新衫。
我喜歡龍貓,自己不敢到(再)掛上身,就掛在電話吧!
嗯,逛逛逛,先達沒有。

但係佢唔著衫我唔敢用,買唔到心頭好都唔可以俾佢唔著衫。
終於,我走到一小店,問叔叔「即係咁,我當然唔希望佢跌,但係邊種 (我指著旁邊的保護殼) 會最襟跌?」

叔叔聽得明我講乜。
就這樣,新電話就著咗件plain到無得再plain嘅新衫。


其實呢,新電話除咗有新衫仲有新聯絡電話簿。

我除咗公司和幾個常用的,即係過去一星期有用電話聯絡過,其他都無…

朋友們,方便的話,打一次俾我,講聲自己係邊個,然後唔寒暄,馬上收線都得架。
謝謝你方便了一位低能的朋友。

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

工作重要

雖然昨日呻工作的小不快,有這份工作還是真的好。

廠都知我有變動,都有表現依依不捨。有些知道還有機會可以合作的廠,都「盡力」留我、有的甚至於用手段,打去俾我新老闆,強烈表達意願。


是高興是驕傲。

不是感動,是感概。



一個人還真是要有一份工作!
那一種「被重視」、「我就是要你」等等的感覺很爽。

當然有許多情況都可以發生「被重視」、「我就是要你」,但是就工作最實在,最簡單。
工作環境,目標清晰明確。奮力向前,就達標,就攞到想要的。

你對人好,人家未必知、未必受; 知道又受的,也可當理所當然,不珍惜。
付出沒有收獲不止,還可以更難受。

做工,收唔到重視和欣賞,總可以收人工。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萬能

昨天仍有一個講座,做老師培訓。
雖然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也因為「有意義」加這個培訓。
回家攰到暈,晚飯後睡著。
醒來見一經理人20:50 SMS  "方便找我,急事"!
馬上嚇得一身冷汗......馬上聯想有「大蕉」。

誰知道是有一個家長又投訴老師,老闆收投訴即時「想起」我。
但係佢無睇清楚,我已經「可以做,做哂」。件事也不關我事,我不可能再有貢獻。
哩幾個星期已經唔止一間係咁! 我唔知覺得威定嬲......
宜家幾間有事就「星姑娘見下佢喇」,唔理件事性質,之前又無人做功夫就搵我。


最經典之前一單話「媽媽懷疑個仔撞鬼」!
我嗰次為A學生feedback,班主任突然講B學生撞鬼,要我見佢。
我同班主任講搵咗學生輔導主任傾下先再安排,都唔即刻推,佢都唔制。
講兩次都唔制。終於,我俾嗰日時間表佢睇: 一日8個會,插針都唔入。
佢無嘢講就走。


其實我哋成日鼓勵人,有需要搵人幫手。
搵人幫手應該都係好事。
但係,求助嘅人係咪都可以諗吓你搵佢幫手,佢有冇嘢做到呢?
當然好危急就唔理三七二十一搵人遮,但係以我哋工作 Setting, 無咩真正危急嘢可以幫手。
既然係咁,我期望佢哋用吓腦都唔算冷酷吧!

用「撞鬼」例子,你搵我做咩呢? 幫手驅鬼?
你覺得阿媽或者細路有問題,點解又唔搵社工/ 輔導主任傾吓先呢?

收人工要做嘢,但係希望人哋知我做咩、俾啱嘅嘢我做都唔容易。

後話: 原來我有同行都間唔時要幫手驅鬼. 真係乜都要識少少 :p

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我天性傾向信任別人,很想相信。
「信」很適合懶散的我 - 不需腦、不用煩。

經驗和環境卻教我隨便信任很大鑊。

信與不信爭鋒!
心中的不安不快由此而生。

2012年6月9日 星期六

手指

話說打算轉工。
話說部門首領「提醒」我們小心手指,因為早前另一小隊有人「遺失」了。

我知道上述兩點代表我要嘔返一隻接近四年無用過的物件!!!

很難 -
都忘記放在哪兒。
無用過,因為得嗰2GB,袋都嫌阻"訂"。



找找找。
不在新屋。

找找找。
不在辦公室。

去旺電找找找找。
沒有再賣舊款手指。

結果某日返舊屋找找找找找找。
媽咪見我翻箱倒篋的找,終於問我找什麼。
我「手指」。
奇怪媽咪聽得明「手指」。
她也嘗著幫我找。


終於,我找到了。


媽咪說「不如我幫你放入保險箱。」

2012年6月4日 星期一

燭光

人多。
甚至,連紙杯都不足。
坐的不是草地,而是泥地。
知道是人多如此,心是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