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標準

早日與友午餐。
友山長水遠為我帶來很重很重的食物,友還送貨至大西北,感謝X1000。


為表謝意,只能請友選一間餐廳,我請吃午飯。
友本屬意中菜,為了幫我瘦弱的荷包不再更輕磅,轉吃日本餐。


進食時聊天,說起自己變自私。噢,實在內容不便透露。
反正我用了幾個例子。
然後,我再想想 - 咦! 我說某些人某事會令我「不喜歡」、「討厭」,某某事好像剛發生。
可是我一點都沒有「不喜歡」、「討厭」。

我知道了。
其實我有雙重標準。
而且經再想再想,我可能有十重標準。
一件簡單的事,不同重要性的人做,我根本就無法維持一個標準。
我看人看事根本從來不公平。

除了自私,又發現一大缺點。

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

不想

早日遇見舊友。
之前舊友嘗試安排與另外幾位友晚餐,我回覆忙,不去了。
遇見當日被捉住「聊天」。大概是說我經常約不到,我又回答忙呀然後又被質問七八點都忙諸如此類。我不知道是否舊友變蠢,還是我變成熟太客氣。

我不做某事,最簡單的原因就是我不想。
有時候有需要找「不想」原因,因為要解決工作困境或生活需要。更多時,「不想」已經是充分原因,做個冠冕堂皇理由只是因為成熟了,要為他人留面子為自己省麻煩。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好。父母

工作關係接觸不少父母。

不,本篇不是想說怪獸家長。

寫幾句只是因為剛看了 Grey's Anatomy,有母親怕女兒憎恨她,怕拒絕已受傷的女兒獨個駕船去破一個什麼紀錄。母親希望已可以回家休養的女兒被醫生強制住院。這樣女兒便安全了,她也不怕受女兒憎恨。

醫生拒絕,要求家長"Be a parent".

------------------------------------------------------------

近來我也有一個案,母親沒有說她怕兒子憎恨她,可是她也是作類似冀盼 -
兒子有要求,她撐。到後來自己發現「要求成功」是會害了兒子。她只簡接透露新意向,她寧願學校拒絕兒子無理或不合理的要求,也就一了百了。

-------------------------------------------------------------

作為所謂的專家,尤其不關生和死的專家,其實是只得「有限權力」。
很多時候,專家可以幫助分析,給予意見。
父母還是要負作決定的責任。


你希望做好人,希望別人扮黑面,只能「希望」。
當今講責任興投訴,誰願做有機會揹鑊者?
那有人敢說100%一定一定如何。

父母呀父母,今天的懦弱,害苦是自己的孩子。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北投倆人旅店

續2012台灣夏之旅

雖然在夏天,但我還是很想泡湯呀~

阿V不反對,我就開始搜尋合適的旅店。
倆人旅店很早就上榜。可是我又猶豫要不要訂,因為
1) 旅店是那種色情場所嗎?
2) 網絡有人懷疑旅店的泡湯水不是「真的」。

結果基於wifi、位置、(較)新落成、設計、設施和價錢,我還是訂了。
住得還非常滿意,儘管其實疑惑一&二根本沒有答案。

入房之後,二三步行完小走廊, 左邊是小的站立浴室,這張照片也沒有拍到,只拍到門的柄。啡色的門是桑拿烤箱,馬桶前有12”電視。
電視我沒有用,倒是桑拿烤箱挺好,我洗了前兩天的內衣和小背心,放在烤箱蒸乾水份,就又可於剩餘旅程重穿,倒是意外收穫。

泡湯的浴缸很大,兩個人泡絕對不是問題。至於水嘛.......旅店聲稱是白磺(見紅牌),我不知道喇,而且我自己加料 - 早上行街見有家用泡湯粉,我買了加進去。

要注意倒是泡湯房的景觀問題,我很早之前訂,訂的時候有要求不對馬路不對春天酒店(附近另一家酒店)。倆人旅店有應我們的要求,不過安迪出發前兩天才訂又沒有預先要求,自然是景觀有狀況。呀! 我這些照片是拍於沒有景觀,後訂的房。 我預訂的「好房」自然讓V和安迪。

當然我最終住的也不差,對不對?




我覺得倆人旅店有一個優勢,就是有位有友善的女經理。
我們很晚入住,晚班的男經理不是服務不好,只是很有公事公辦的距離感。

第二天,吃早點的時候,女經理會走入餐廳,看客人需要提供服務。
舉例說,安迪一直在玩那個窩夫機,說自己做第一流的窩夫。我跟著又嚷要比試!
女經理不知道,以為我們很喜歡窩夫,又幫我們做了一個。
(結果我自己沒有做,吃不下嘛...)
她又在我們check out等旅店車到捷運站,幫我們拍照聊天,讓我們感覺非常親切。

2012年10月11日 星期四

反塔教 & 反國教

在FB看到沈旭輝這個Post.
[反塔民教育] 14歲的巴基斯坦女學生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為「反對塔利班教育運動」領袖,三年來通過博客高調批評塔利班的教育方法和理念,推動女孩接受教育,因「反塔教」得到國內首屆青少年 和平奬,成為國內風雲人物,日前在下課途中被塔利班槍手伏擊,頭部中槍,身受重傷。巴基斯坦塔利班表示馬拉拉是「接受了西方思想的女孩」,批評其運動「下流」,聲言將以同樣手段對付任何和組織唱反調的人。

==========================================================
我怕。

怕不久將來,香港只能和諧。
因為不和諧,就得死。


當反對者被標籤「為反對而反對」、
當支持者以「天經地義」去支持、
當有人以「規矩」去反對反對者,
我很怕,很怕很怕。


反女孩接受教育
是誰的「天經地義」?
是誰定的「規矩」?


愛一黨專政的國家
是誰的「天經地義」?
是誰定的「規矩」?

2012年10月8日 星期一

詞。轉變

網絡看到一個廣告《立即睇超級素顏美容底妆教程分享




=====================================================

莫怪社會經常要人讀書讀書讀書。
曾經以為自己識,過幾年又發現原來唔識。

講緊唔係D高深科技,而係普通詞彙。
很久很久以前,我以為素顏是指沒有化妝。
誰知道現在是化妝令到看起來是素顏。
咁要素顏又做咩化妝呢?
化咗妝又點算素顏?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洗腦

親戚Whatsapp開了個chatroom,我被包括在內。
 一般都是寄新生嬰兒的影片照片,雖然我對那個興緻不大,也罷了,總好過退出chatroom然後又被「問話」。

昨晚臨睡前,其中一位姑母發了一則「請廣傳」訊息,內容關於黃之鋒在FB發佈一則不恰當訊息。 對於內容,我也無需要重複,反正就是狗血淋頭。
我問了句「他道歉和解釋又有跟着傳嗎?」
我又回了一句「少年人在一時資訊欠缺,在FB一句值得上綱上線?」

想不到回應的是小我幾歲的表妹,大意就是黃搞得大壇嘢就唔係少年人要負責云云。
我邏輯跟理解力欠佳,不明白為什麼「搞得大壇嘢就唔係少年人」,倒是認同錯就要認。
我見到黃之鋒認錯與致歉。

接著,我其實很想睡,但看見姑母和表妹「有趣的」論點和解釋國民教育重要,就回應。未幾,我已不想回覆,我對解釋論點根本就覺辛苦,一直在小熒幕寫字/打字很累。再加上我真的很想睡,就睡了。今早,我見到昨晚姑母就以「 我忘記了國民黨的國民教育也可將人洗腦。」

晨早搞到我火起。
難道我不知道是說我媽是台灣人?! 我現在反國民教育是國民黨洗我腦?
大概我香港出世、小學中學大學都在官家營辦的學店的背景無人記得。

姑母是我長輩,我也繼續來個扮傻。

可是火既起,我也不會悶聲發大財。

其實我唔明國民黨有咩關係
我無黨無宗教,不同宗教可能熟D,外地嘅黨唔識細節。


其實我都唔眀再回應的意義,XXX(表妹)之前同我傾,有個好重要嘅點,

就係關於資訊接收。當發佈資訊者有目標有目的,收的人未必再了解事實全部,尤其係資訊已經吻合當時人的理念和希望。

如果有心了解國民教育課程的問題,
已經有學者用不同方法不同方向解釋。從課程的鋪排,以至國與國、地區與地區的比較。也有不少記者、傳媒人用簡易例子說明。
不過,正如之前所講,這些資訊大家未必就去主動接收。

教育,不只是教123、abc。我以為這是常識。

嚴格來說,教育根本就是洗腦,所以課程把關很重要。

我的確被洗腦,我認為公義和自由是社會必須。
我認為事實和歷史的好壞都要知。我認為「是其是」重要,「非其非」更重要。我認為除了要飽肚,人應該更多追求。

我的確被洗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Chatroom今日無人 Send相。
個多兩個月來第一天不用收 junk message。

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麵 VS 飯

下次黎我屋企食飯的友人可唔可以預早表明立場係飯派或者麵派?

我拜託了友買澳門祥記蝦子又去成隆行買了禿黃油
我覺得一個跟麵好一個跟飯好。

唔係我想孤寒只供一款!!
而是一定有其他餸菜,大家又都不大吃碳水化合物,我煮那麼一點點飯又一點點麵,挺煩。

外國月亮特別圓

剛和美國安迪看火龍,回家途中,我跟他說要抬頭看今晚的月,今晚是中秋節。
他看,然後問:「為什麼香港的月亮如此細?」
我瞪著他。
他說:「真的!! 至少比芝加哥小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