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手指

有一天,我USB (手指) 插在手提電腦,我帶著要由一間房去另一間。
自己開門,一扇很重的門。
我推開至能夠過的位置,正確來信,是以為能夠過的位置。

由於預計錯誤,手指不能過,一下碰撞就斷了。

把自己嚇死!
不停找友求助,一收工跳上車,去高登。

好多人也好多小店,每間店都貼好多紙,寫我不能理解的。
終於看見一間寫「修理」XXXXXX

6:35 ,我捧住斷開的手指,焦急的救助。
店員:「整返好$450,整唔番唔收錢。聽日拎!」
我「可以今晚嗎?」
店員:「最快8:45。儘量喇!」們

我茫茫然,步出商場。
不覺餓,只覺頭暈。
一直想,好想可以「花$450」


看到麥當勞,坐下。
有友打來關心,我說我呆坐麥當勞問深水埗哪兒有書店。
友建議我到太子找書店。

我跟友人指示。感覺好一點,至少我到8:30都沒有再頭暈。
原來,書還是我脫離「現實」的好伴侶。


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回到商場,迷路。
店員打電話跟我說:「你在哪? 救得番呢!」
我鬆口氣,然後跟指示找到店。

店員收我$600,說要另買手指裝資料。
我忙不迭付錢。

我開始覺得胃痛。
還好,返工袋今年加多了胃藥做救生物品。

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

買菜

媽媽不在家。
一個人吃飯,
吃,很簡單的 ,是很容易也是很不容易。

因為買菜。
買菜很不容易。

買一斤比半斤便宜。
肯定吃不了,只好買半斤。

一天,買了半斤甜豆。
半斤,一餐我仍是吃不完。

還好,這次買菜吸收上次經驗。
豆可放多兩天。

------------------------
半斤好像不多,但不想一整餐只吃甜豆。
加點用鹽麴醃的豬肉($20),用薑、味啉、糖炒一炒。

已是三餐份量......

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移民念頭

近年隔一陣子就有有本港應從海外引入優才移民。

心口翕。

自問不是什麼精英,人也沒才無財,總算叫在專門行業工作。
之前看到比我更才有財,都趕著想移民辦移民,我一直也沒動搖。
不是老土的香港是我家,只是叫做信在港有溫飽有「安全」。

這幾年兩制變一國,氣氛和人心都轉得恐怖。
由支持「是」反對「非」,
變知道「是」但 反對「非」
   - 因為覺得無力無助、習慣了、不同的經歷和自身的利益。

習非成是。
我怕不久將來,毫無「是」與「非」。
被抄家坐牢是活該,方便的話被自殺也許發生。

所以,我也開始閃出移民念頭。

政府、建制一邊希望有優才移入,卻趕走土生土長的優才,連我這種惰性甚高的不優之才也感到被趕......


當然,也有可能我這類不優之人種是現在香港所唾棄,不該 physically 阻新香港人呢!

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要多美麗有多美麗

美麗,有些的確天生,
且,足已。
否則,有足夠金錢和時間,
其實也是要多美麗有多美麗。

市面有一勞永逸的大手術、小手術和聲稱不是手術的手術。
也有大量易容、修顏和美妝工具。

衣衫鞋襪和各種手飾裝飾包羅萬有。

嫌棄你的她醜,
只是等於她應抱怨你沒法供給她足夠的金錢和時間。

她都不嫌你,你還好意思嫌她?

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蘋果

我知我知我知,我是正宗港孩。
------

高貓與我近日均"無王管"
於是某晚到她家,與她做一頓簡單晚餐一起吃飯。

飯後,高貓問:「要吃水果嗎?」
我:「有什麼?」
高貓:「蘋果。」
我: 「我不要! 我家的蘋果是沒有皮的。」
高貓:「我知道,我家*也是沒有的。」
高貓續道:「不過,這裡沒有媽咪。」


其實我也知道,所以一早已拒絕蘋果了。


*指娘家

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

例。病

好似每年11月都要來一次傷風或感冒。
(然後1月或2月另一場。)

沒什麼大礙,只是起初睡不好。後來開始吃藥,總是想睡。
反應比平常慢一拍,但我平常比常人快半拍,所以其實只慢半拍。
總之,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