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0日 星期一

阻住地球轉

跪著的日子久了,大家習以為常,因為周圍的人都跪著,當有人要站起來的時候,就是做壞規矩,阻住地球轉,會遭人痛罵︰喂,你有無問過所有跪著的人?

 【包養】區家麟 24/6/2014


明天是七一,係呀銅鑼彎至金鐘一帶下午部分的路會被阻。
唔好意思囉,阻住你哋假期行街shopping。

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早前阿V幫忙在G Market 訂一些衣服,有些是打算上班穿的裙子。

早上上班匆忙,我一般會在前一個晚上收拾好上班的包伏和凖備好衣服。

那天,我穿上新裙子。
我猶豫了一下,裙太貼身又「有點」短。
由於時間關係,還是就這樣出門。


自拍留記錄已,不是裙子的錯, 裙子很漂亮呢!  


還未行到車站就後悔了!
我實在太胖 :( :(

由於太貼身和短,我一邊走路裙子自動昇高。
裙子由有點短變非常短。
手一直放裙尾,努力拉下。

到廠,怕人見到,我一整天都躲在房。
洗手間都不敢去!

可是,原來簽到時已有些人目撃。









晚上與助理吃飯,她說職員問「星姑娘為什麼"咁in"?」
我「吓?」
助理「今天的裙子為什麼這麼短?」

我說了真正的原因,助理笑得肚痛。

我其實也啼笑皆非,我沒有想到別人的想法那麼「正面」。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惡夢

早幾年多夢見誰和誰甚至自己死了。
減少了很好哇!

可近年依然夢到的考卷不懂得做或趕不及在限定時間完成。


好奇其他成年人的惡夢是怎麼樣呢?


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熟悉的責備

不知恁地,近來我媽跟我相處模式愈來愈回到從前。
繼早日無端被打,又被媽媽罵了。


要上課學習,由於對上一堂已隔數月,臨上課前我捧起筆記溫習。
我:「太久沒上課,都忘記了。」
媽媽:「你冇溫書的嗎?」
我狂笑。

該有十幾(二十??)年沒有聽這個了。

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無妄之災

有時想母親大人假日出去飲茶,這樣我便不用假日一早聽收音機或者未睡醒就要吃早餐。

不過,在狹小的社區,母親大人出去飲茶,實在太容易碰見相識的人。
碰見相識的人,本來也無所謂 ,可惜我卻遭殃......
---------------------------

母親大人:「我在酒樓見到WW、XX、YY和ZZ。(一家人有兒孫)」
我:「哦。」(心嘀咕「關我何事」)
------------------------------------------------------

我吃著冰涼的士多啤梨,我覺得加一些煉奶會更好。
馬上行動,唧在小碟子。

假日。士多啤梨。悠閒。電視。

吃剩一點點煉奶,我沒有浪費耶!!
雙手捧起小碟子,放近嘴邊,舔。
甜絲絲的味兒,真好~


突然,母親大人一手拍在我頭殼,
我自然委屈:「幹麼打我喇?」
母親大人:「XX、YY 都生了小孩,就你仍在家舔碟邊!!」

嗚嗚......舔碟邊跟生小孩又有什麼關係?
不就是她看見某些人,受刺激,乘機遷怒!


我唯有想她見不到其他人,免受刺激。




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監控

六月四日晩,將近八點,我和友跟著往維園的方向前進。
球場、通道和草地都坐滿人。我只能與友坐在水池旁。


我水池和燭光拍照,照片寫下幾個字,放上微博。

沒一會兒,我收到通知我被檢舉。

我有些驚訝。


照片上沒有「敏感」字眼。
我的微博也只有6位 followers, 部分還是一些漁翁撤網follow你為了要你follow佢。

簡單的說我就是嘍囉𥚃最嘍囉的一個。





我當然知強國夠強,去管理網絡,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強又這麼無謂。


我是故意貼相,故意沒有寫什麼。
我不知道沒有字怎樣去檢查去攔截。











如果用人手逐個 post 睇,究竟要多少人力?!

如果我是有一千幾百人會看到我的 post 也罷,分配人手監控我會「抵」。
可是,我的帖根本接近沒有人看 (因為平常我也沒有寫)
用屠龍刀切蔥的感覺,恐怖又無謂。

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6.4

過了25年,部份人記憶模糊了或讓人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