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保險

今早和母親大人到銀行為妹妹咨詢保險計劃。
讓理財經理閱覽已買的保單內容,他指著其中一份問誰要妹妹買這一種。一條問題把我和媽咪嚇得半死。我們都怕妹妹做錯了甚麼決定,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她買了甚麼。

理財經理見我們那般緊張,即說沒甚麼嚴重的事,只是好奇妹妹為什麼買一份全無儲蓄的壽險,通常只有十分痛惜家人的人才會買這種...媽咪似乎還滿意,我只是感到慶幸媽咪的反應。她要是不高興,我的耳朵就難受了。 (雖然問題不關我事,妹妹山高皇帝遠,媽咪火氣無處散發糟糕的還是我。)
我沉默的反應理財經理卻似乎產生誤會,沒多久就借故說我似乎特別惜媽咪諸如此類。一個不知情,毫不重要的人隨便說說,我是沒有因為'讚賞'有甚麼高興。倒是我冷眼旁觀覺得他真是做服務業的人才,他夠敏感於他人的感覺 - 雖然這次誤會我的感覺,但他多說一句,要是我真不高興,他補鑊 ; 如今我沒不高興也不會有甚麼。

繼而想,有些人特別敏感於他人的感覺,有些人特別不行。更慘的有些是知道他人感覺卻不懂反應/處理。例如人家感到高興,你陪笑或者說句'真好'。人家感到生氣,你說句'別生氣',不會很難吧。係...有時這是不夠的,至少是個開始呀。
當然,我輸更聰明的人,能用其他方法,例如令人生出擔心的感覺,還氣甚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