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日 星期六

三太子

阿公的法事很繁複,兩三天都要又拜又跪。時間每次不同,有時一柱香有時二柱香。我這種久久沒運動的,感到吃力,有次三跪九叩...沒有想到要在石屎地跪那麼長時間,沒有用「跪得容易」膝蓋跪到有紅點,又因為起身拜鞠躬再五體投地數次,叩頭時,一不小心就撞到頭。

跪呀拜呀叩頭呀燒衣呀都無甚特別。
最特別是看到法師廟祝請神,請三太子!
看他們向著袩童搖晃神轎,袩童突然「被上身」...好似睇戲。
親人鄉里再問「三太子」問題,「三太子」在鋪了檀香粉的桌上寫字回答。
我看大家都不完全懂,不過有一個廟的人做解說...

後來,大家去到一處空地燒紙錢。
其實我覺得似放火,用了十五萬台幣買如羽毛球場大的紙錢,再將之疊起繞成一大圈!
燒錢...很震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