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如果

那時候,正在看佛羅倫斯
如果,我還在遙遠的國度.......
我今天不用開長長長長會。
我不知道要跟進這跟進那。
我不知道要準備這準備那。
我不會頭痛、想嘔、流淚。
我不用又吃神奇的止痛藥。

如果,我找到某人。
我可以有摸摸頭。
我可以有人擦眼淚。
甚至讓我咬一下發洩。
或者
我不須想是否要再吃一顆止痛藥。

其實,我明明知道我能做好一切的。
理性和事實清楚使我知道 --
時間和能力我也足夠。

我只是太累,身心又軟弱了!

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雖名不正,但也讓我摸摸妳的頭,我的老友。。。

同學 R

小玄 提到...

某人出現未?

Ebenezer 提到...

也許妳真是太身心疲累。

匿名 提到...

我都好鍾意摸人哋個頭架!
下次教你唱摸摸頭歌吖。
u are not alone, i also took panadol.............

嘉雲

小星 提到...

同學 R
怕會哭呢...

小玄
我未見到囉!

Ebenezer
也許。
也許我不夠叻...

嘉雲
竟然有摸摸頭歌

匿名 提到...

想哭,便哭,我的好兄弟。。。

同學 R

小星 提到...

嗯,差點忘記我們比較不怕眼淚~

匿名 提到...

好點沒?加油!

Tree

小星 提到...

better, thanks...

(let's see how long the coming mtg is in late Oct; it can tell how headache i will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