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星期五

工作零零碎

早日,工作有突發事件。這類型的突發,令我筋疲力竭。


由於事件關於工作、亦有些敏感,說來可能令君一頭霧水,不明白就罷了,我未必能解釋。

可是,還是要說,在這兒說。因為我不停在腦中對「自己說」,已又再影響睡眠質素,近日瞓兩三個鐘之後眼光光到四五點先再瞓返。

-------

1) 我真是需要買一個便宜的電話代替爛了的電話放工作的電話卡。今次好彩舊同事打我私人電話「問候」,否則我會很遲才收到消息。

2) 早年有次小鑊有好多人幫手,結果我俾人炳,小小事都影響咁多人。今次我知係大鑊,我仍然唔係好敢曬馬。兩個搞掂就算~

3) 事後見到其他同事,我才會諗,嗰朝係咪應該搵多兩個同事幫忙。

3) 又其實我都幾好彩,無曬馬都安然渡過成件事。

4) 又其實我真係愈來愈冷漠,認識的人激動/喊到暈低,即係瞓咗喺地下,我望幾眼,也沒有蹲下來慰問,轉身就繼續要做的工作。

5) 哩個世界真係有衰人,哩個人令我好有情緒。處理整個鑊,我當然知道不完美,但成個過程,我都滿意,覺得自己好function。獨是這個衰人...我失眠時都有用很多時間 loop 我們的對話。
佢平日唔會出現,係因為今次咁大件事,佢要睇部下先出現。本來我倆河水不犯井水,但她在其中一個會,懶醒咁"問"我做不屬於我做嘅嘢「你會唔會跟大人?」(其實逼我做),我有禮而直接的回應「一般都唔會,我最主要做小朋友」,佢藐我。我要說明,這不是我敏感,當時我同事都見到,所以會後她教我,雖然事實不是我們的工作範圍,不要直接拒絕,應這樣朽那兒樣回應。

我本來以為件事都已作罷,誰知道衰人在第二天會議,又再次喺廠長面前,話「我同咁多*我們的職銜*合作,第一次有*我們的職銜*話唔做大人!」

頂丫!!!!!!!! 我嬲到成面紅哂,仲要迫自己冷靜地,以之前同事教的回應方法答個衰人。

我知自己職銜,可以唬人,可我從無以身份壓人,和她的部下一向合作愉快。我都唔逼你,你走黎搞我?!! 琴晚我失眠眼光光,會諗: 應該第二次俾衰人話嗰時,我可以反撃「你又會比我更清楚*我們的職銜*嘅 role & boundary?」但係這樣的 Power struggle 幾肉酸,我希望唔會再見到哩個人或者哩個人同我對話,如果佢第三次同我玩嘢,我恐怕3年以來要第一次主動「壓人」。

2 則留言:

Miss Kwong 提到...

無視佢吧!唔好浪費精神在這些人身上。

小星 提到...

i know she should be nothing to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