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星期四

受驚記

今天又是賣包日,所以用環保袋放麵粉,另有日常用的包包。i.e.左抽右拎! 早上班選乘西鐵。下車的站是兆康,打算再搭輕鐵到廠。呆呆的坐了幾個站,當列車駛離天水圍站,我便預備下車。突然有一男子的頭重重靠在我肩膊! 我心中還"唉...有冇咁眼瞓",輕輕移動肩膀,他也沒反應,我感到有點不安,但還繼續扮斯文,輕喊「先生、先生」,希望他不要靠著我。嘩嘩,他還沒反應,我繼續喊「先生先生」又輕拍他的肩,還是沒反應。我感到很不對勁,就霍的一聲站起來。

那位先生依然維持那個姿勢,直直倒在我的袋上。我已明白他不舒服,非一般的不舒服。我焦急的望門邊,想找緊急制。幸運是,對面的女士都發現不妥,起來找緊急制。她們先找到,按下緊急制,通知車長。車長說「我是車長,發生什麼事?」女士「我們在dxxx車廂,有人身體不適,抽筋。」車長問「是男或女?」女士望向我這邊道「男人,中年男人」。其實我聽到女士說"抽筋",我才知道眼前這個全身僵硬又嘴角有白沬的男子是"抽筋"。

鏡頭拉回抽筋的男士這邊,我已忘記為什麼他已滾到地上而我的手竟又托着他的頭,沒有讓他的頭撞地。我回過神,慢慢輕放他的頭。女士說讓他側臥,我們便合力讓他打側身。我不停在腦中搜索「抽筋」的相關資料。思緒混亂,又彈出「是否要打電話告訴廠我有事要遲到」。

我想讚西鐵職員~ 車一到站,一職員已在門口,馬上衝入來。基本呼喚兩聲就對對講機說「我已在車箱,但需要同事幫忙。」我還在想自己是不是要留下,對面的女士卻已步離車箱。我即時的反應,也是跟着離開。

嗯,受驚了。心很不舒服、有點混亂、有些不真實。好想又好需要和友說一下,猶豫了一會兒,打電話給V,儘管知道她昨晚返夜班,早上應還未起床... 和V說一篇,感覺似平靜了。只是人還是呆。入到廠,簽到。見廠長,我點頭打招呼。可能我神色不對勁又或沒以往的"笑口",他眼睛沒移,我忽然就說了句「我好驚」。他馬上在附近找張椅給我坐,叫同事斟熱水給我,讓我說多一篇事情經過,安慰我一番  (btw,廠長輔導技巧嘅好齊,empathy, normalization, experience sharing, solution...)。

然後,我上自己的辦公室坐下,吸一大口氣也呼一大口氣。
心,已然平靜,我卻發現背樑全濕。

現在說來,好像沒什麼。那半小時卻不知怎的,很緊張。

11 則留言:

Ku Yeung Kit Yu Kitty 提到...

You did something very good! Have a nice sleep tonight.

匿名 提到...

hahahahaa.......傻妹.....

小星 提到...

水母
i didn't know what i have done at all...

i guess i didn't scream, so it helped a lot already?

V
咁真係好驚又唔好意思嘛~

小玄 提到...

傻瓜, 你同那位女士已經幫左佢...仲驚乜喎.
咁多人搭西鐵, 點解無其他人幫手? 好多時生死只在一線之間, 不得不讚你機警..如果你仲以為佢係熟睡就大件事..讚~

匿名 提到...

小玄說得對!再禁講野要體罰!!

小星 提到...

小玄
西鐵早上往屯門方向唔算太多人.
不過也是有其他乘客, 對面的女士已幫忙喇~

我好難繼續以為佢係熟睡 -- 總不成讓陌生男人一直靠着我吧?

小星 提到...

V
我年紀已大, 再受不住你的〔體罰〕了 :p

小玄 提到...

嘩~~咁就要體罰, V都好惡下..呵呵~

小星 提到...

不不不!!
阿V才不惡哩~

匿名 提到...

多謝小星。。。。嗚。。嗚。。。嗚。。。

小星 提到...

V~V~

不哭,錫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