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日 星期日

仁醫 2 結局之感想

忘了名字,忘了長相,仍然忘不了愛慕之情嗎?

如果歷史的修正力一如時間的治癒力,那麼人最終還是有機會忘記所謂的愛慕之情。
當然,有的人生命短暫,倒是玉成「一生一世」。

大多數的人,仍然存在的,只是曾經和遺留下來的證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