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見了一個小二,膽大包天的他竟欺騙我要去洗手間,然後乘機四圍遊。
被捉回我房,我當然大鬧。還未說上兩句,他竟然大哭。我管他真眼淚或是慣用技倆,我沒有制止或安撫,反而叫他大聲點兒哭。他倒是馬上收聲飲泣,我繼續鬧,他又大哭,我反而笑。「好,你繼續喊,你不收聲我未講完,不用小息和食飯了。」(當時11am,有排未食飯)我說完就只冷冷的看著他。他也不是省油燈,逐級而上,哭到躲在桌下,哭得累了,沒有聲了。他也沒法子,唯有坐好,讓我繼續鬧。

後來與老師開會說起這件事,老師問「不是懷疑他自閉嗎? 他做錯我有時都他。」

唉,有排教 --
D老師。

2 則留言:

Ebenezer 提到...

教細路難 or 教老師難?

小星 提到...

it depends...

其實「他做錯我有時都由他。」都唔係一定全錯或不恰當...

只是我知道該老師所指的「錯」其實不關小朋友是否自閉或應該"由"得他。